•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沈衍,你怎么了?”

    可他一连叫了几声,电话那头都没有回音。

    伴随着重物倒地的声音,保镖的怒吼声也响了起来。

    “抓住他!!”

    “沈衍,沈衍!!”“……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等林十安赶到医院的时候,唐牧正站在手术室的门口。

    他手里拿着病危通知书,几乎是面无人色。

    “十安,”唐牧的呼吸急速又沉重,满头大汗的样子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沈衍他,他被捅了四刀,两刀扎在肺上,一刀在……”

    话还没说完,林十安便大步朝急救室走去。

    “十安,十安你冷静一些,医生正在里面抢救!”

    唐牧从身后死命的拦抱住他的腰,不断的叫他冷静。

    林十安浑身颤抖,脸上没有任何血色。

    此时孟家人也赶了过来,孟默时的身后还跟着同样脸色不好的文星。

    “二少……我……”

    文星此刻也是百口莫辩,前几个月高盛杰明明都老老实实的,手底下的人也看的很严。

    没想到前天他竟然钻空逃跑,更没想到他能找到沈衍,还动手捅伤了人。

    林十安听到他的声音,整个人忽然怔住了。

    唐牧以为他冷静下来了,于是微微松了手。

    此时文星朝自己脸上重重的打了一拳,嘴角顿时流下鲜血。

    “二少,这件事是我疏忽了,我……对不起。”

    林十安站在那里,突如其来的一股杀意猛地让所有人背脊生寒。

    正在众人浑身发颤之时,手术室门前的提示灯忽然熄灭。

    医生带着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摘下了脸上的口罩。

    “病人失血过多……”

    后半句医生并没有说,只是脸色沉重的摇了摇头。

    林十安只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被瞬间抽干,整个人陷入一片浑噩,像是完全失去了知觉。

    “林十安——”此时,忽然一道威严庄重的声音自天穹落下,“你可认罪!”

    这道声音忽远忽近,像是近在耳旁,又像是远在天边。

    他周遭的一切事物全部消散而去,周身化为一片混沌,头上翻滚着千万层的天罚神雷。

    “我何罪之有?”

    说这话的并不是现在的林十安,而是降下天罚前的他。

    如今的林十安就像个旁边者一样飘在空中,眼看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上句话的话音刚落,他头上的雷云便剧烈扭动起来,眨眼间便幻化出六位神君的虚影。

    “你惹下如此滔天大祸,竟还不悔改!”

    “要劈就快劈,”原来的林十安眼中竟还带着戏谑,“老子没时间跟你们废话。”

    下一刻,无数天罚神雷瞬间落下,天地间被一片刺眼的强光尽数吞没。

    林十安就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妖身又再一次被劈成了飞灰。

    【你以为天道仅仅只是毁去你的妖身吗?】

    系统突然响起的声音就像一把大手,瞬间将林十安从幻境中扯了出来。

    【你生于混沌,这些神雷于你而言,不过是万年间不能逍遥于世罢了。】

    ‘你什么意思。’林十安瞳孔紧缩,浑身轻颤。

    【天道真正的神罚是要你所期皆不得,所失皆不复。】系统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只要是你真正在乎的,无论是人是仙,是妖是魔,天道都会抹去他的痕迹。】

    林十安脸色惨白,身体僵硬到了极点。

    【高盛杰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即便没有他,也有王盛杰,孙盛杰。】系统已经不忍去看他的面色,低着头道:【沈衍他注定活不了。】

    林十安此时像是再也承受不住,唇齿间发出一声闷哼,却仍是站在那里。

    系统见他如此,长长的叹出一口气,【你,还不知错?】

    林十安低着头,唇角溢出一抹鲜血。

    他压下心中所有的绝望和屈辱,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我认罪。’他眼中一片通红,‘我,林十安,认罪。’

    他趴伏下去,一下一下的用力磕头,直到前额鲜血淋漓。

    ‘无论让我怎样赎罪都好。’林十安双唇颤抖,‘我只要他活着。’

    【已经晚了。】系统看着从前那样一个骄傲的人匍匐在地,目露不忍。

    【他阳寿已尽,再过一个时辰便会魂归幽冥。】

    林十安喉头猛地涌上一股腥甜,径直喷出一口鲜血。

    系统偏过头,尽力维持着面无表情,【既然你已知错,那天道便不再……】

    ‘我愿以命换命。’

    系统的话还没有说完,林十安就突然说出了这句话。

    系统用力瞪大双眼,【你,你疯了?!!!】

    林十安跪在那里,眼泪顺着面颊滑下,‘以命换命,绝无怨言。’

    系统深吸一口气,想说什么又像是被堵住了喉咙。

    过了好久他猛地大吼出声,【你拿自己的万古不灭去换一个凡人的百年阳寿,你是傻了吗?】

    林十安此时不知想起了什么,眼底竟浮起一抹温柔。

    ‘你不懂这世间情爱。’他薄唇轻喃,‘爱一个人,就是付出什么都甘愿。’

    【林十安,沈衍他就是一个凡人而已。】系统感觉自己都快疯了,【难道这六界红尘,浮世三千都不及他?】

    ‘不及。’林十安连一丝犹豫都没有,‘这世间的万事万物,皆不及他半分。’

    疯了,这绝对是疯了。

    系统摇着头,在九霄幻天镜前一步步退后。

    说实话,一开始他的确是想看热闹来着。

    他想看看这数十万年的铁树开了花,会是怎样精彩的情形。

    所以他一直说着俏皮话,想引着林十安喜欢沈衍。

    但他从未有一刻,想过让林十安死。

    他也是方才知道天道真正的惩罚,可天帝说了,只要林十安肯认错,那就还归妖身,不再受惩。

    但林十安却甘愿放弃一切,要用自己的不死不灭去换沈衍重回阳间?这简直是……

    系统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这种行为,一口气卡在胸口不上不下。

    【你应该知道,万事皆有因果。】不知过了多久,系统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你当真不悔?】

    ‘永世不悔。’

    一个小时后,林十安回到位面。

    此时的他,正坐在病床边一瞬不瞬的看着沈衍的脸。

    其他人已经出去了,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林十安抬起手轻轻的抚过沈衍的脸颊,然后俯身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这一切的爱恨怨憎都不该由你来承受,”一滴眼泪从他的眼眶溢出滑落,“它们会随着我一起灰飞烟灭。”

    伴随着心跳监控仪越来越慢的声音,林十安的身体开始一寸一寸化为五色烟尘。

    “沈衍,我爱……”

    嘀————

    监控仪上的起伏彻底变成直线,可转瞬间又再次恢复正常。

    日升月起,星辰流转。

    “林十安!!”沈衍猛地从梦中惊醒。

    下一刻强烈的晕眩感铺天盖地的涌了上来,让他忍不住闭眼发出一声闷哼。

    “你醒了!”

    唐牧见状,立刻按下床头的呼叫器。

    医生很快来到病房,察看情况。

    “他这是轻微脑震荡的后遗症,需要卧床休息,不要随意活动。”

    “好。”

    等医生离开后,沈衍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唐牧道:“安安呢。”

    “安……安?”唐牧蹙眉疑惑,“你说的是谁?”

    沈衍怔怔的看着他,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惧感。

    “沈衍,你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被沈衍一把抓住了前襟,“林十安,林十安他人在哪!!”

    唐牧一片惊疑不定,他快速在脑子里搜刮了一遍,再次确定自己从来都没听过林十安这个名字。

    沈衍见他半天不说话,竟猛地推开他,从床上翻了下来。

    唐牧顿时大惊,马上拉住他道:“沈衍,医生说你必须要卧床休息!”

    沈衍一把甩开他的手,可强烈的晕眩感让他没走两步就踉跄倒地。

    唐牧见他晕倒顿时大惊失色,将人扶到床上后就赶紧去叫医生。

    与此同时,云幻空间中的系统看着镜中的场景,完全目瞪口呆。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半张着嘴回过神来。

    【这不可能啊,】系统喃喃自语道:【沈衍怎么可能还记得林十安?】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自己的法术,竟然对沈衍无效?

    因为沈衍反复出现情绪激动的状况,无奈之下,医生只好先给他注射了一些镇静剂。

    “病人的头部受到撞击,短期内是有可能出现记忆混乱的情况。”

    医生看着观片灯上的脑部扫描结果,“可是像他这种突然构造出部分记忆……”

    医生微微蹙眉,言语间有些犹豫,“还是先留院观察,也许过几天这种情况就会消失。”

    唐牧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时,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

    当然不是冲医生,而是骂那天突然出现把沈衍撞倒的疯子。

    这才刚拿到影帝,纯金的奖杯还没焐热就出了这样的意外,别说对公司不好交代,他自己都愧疚的不行。

    现在又出了这种情况,唐牧心中越发沉重。

    好在隔天沈衍清醒后,终于不再嚷嚷着找什么林十安了。

    “牧哥,手机给我。”

    唐牧蹙着眉,“医生叮嘱让你多休息,还是……”

    “我就看十分钟。”沈衍看上去十分冷静。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唐牧也不好再拒绝,只好拿出手机递给了他。

    沈衍打开微博,先装样子点了点热搜上的话题,等唐牧移开视线后,立刻打开微信看向置顶的位置。

    没有,什么也没有。

    他翻了好几遍之后又打开通讯录,随着时间的流逝,沈衍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直到最后,他颤抖的手指打开微博,输入了林十安的名字。

    打了好几遍才终于把字打对,可是依旧什么都没有。

    林十安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只是出现在他的记忆之中。

    唐牧听见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反应上来之后马上把手机抢了过来。

    果然,又是林十安。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唐牧又气又急,但他看着沈衍的脸色,还是尽力按捺住心中的情绪。

    “真的没有林十安这个人,”他放缓了语气,“你就当做了一场梦,别再去想了行不行?”

    怎么可能不去想。

    那是他心心念念的爱人,他所有的温柔所在。

    沈衍从未怀疑过林十安是否真的存在,因为他就在他心上,让他用尽了平生所有的深情。

    他转头看向唐牧,“衡远药业,存在吗?”

    唐牧的脸色愈发糟糕,衡远药业是华国最大的药业集团,沈衍怎么可能没听过?

    磕即便如此,他还是点了点头。

    “董事长是不是叫孟怀光?”

    唐牧拿起手机搜了一下,然后道:“没错。”

    沈衍手指倏地握紧,眼睛开始出现亮光,“他是不是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孟默时,另一个……”

    他倏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垂眸道:“先查他大儿子吧。”

    唐牧蹙着眉,低头又在手机上搜了起来。

    孟默时名下有独立的酒店产业,倒是很好找,没过一分钟就搜出来了。

    沈衍确定后,从唇间挤出四个字:“查,小儿子。”

    唐牧张了张嘴,但最后还是咽下了。

    五分钟后,他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非常奇怪的表情。

    他用力眨了几下眼睛,又看了一遍。

    “还真的……叫林十安。”

    沈衍一把夺过手机,一字一字的看了过去。

    半个月后。

    “你答应过我的,这次见了人之后,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要恢复正常。”唐牧坐在车上,紧紧的蹙着眉。

    沈衍的目光一直盯着车窗外,对他的话仿佛置若罔闻。

    唐牧深深的叹了口气,心中无奈至极。

    这次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出孟家二少的行程,要是沈衍见过之后还是这个样子,他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了。

    两人等了十几分钟,一辆宾利车缓缓停在了衡远药业的总部大楼。

    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先行下车,几秒钟后,一道身影出现在视野之中。

    沈衍立刻打开车门,他看着那人的背影突然大喊一声——

    “林十安!!”

    身影转头,是一个白皙微胖的青年。

    沈衍身形一晃便踉跄着向后倒去,被紧接着下车的唐牧用力托住。

    几秒种后,他听见沈衍用绝望而颤抖的语气说出一句话。

    “他不是林十安,他不是我的……小朋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