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四百零九章:吊桥鬼将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0:52:19

    三人还好早有准备,早就戴了防毒面具,虽然摔在地上,但没有吸入任何有害气体。在这种地方,就算没有毒气机关,里面百年来浑浊的气体吸入也会伤害人体。

    等气体完全消散,三人才慢慢靠近那道门缝。

    “荧光棒。”贺长卿示意尉迟然。

    尉迟然朝着门缝中扔进去一根荧光棒,荧光棒落地后,三人看清楚,门后方是一座吊桥,而吊桥所在的位置是一个石屋,荧光棒恰好卡在吊桥桥板的缝隙之中。

    贺长卿仔细看着:“怎么会有一座吊桥?”

    侯振邦道:“我去看看,不知道这吊桥是什么材质的,如果是木头的,这几百年早就腐朽了。”

    贺长卿伸长脖子看着:“但愿不是木头的。”

    侯振邦朝着门内走了半步,摸出一颗石子朝着吊桥砸去,石子砸在吊桥的桥板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闻声,侯振邦肯定道:“是金属的,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贺长卿却不着急进去:“按照常规机关设计,我们一旦走进这道门,门就会被重新封死,所以,我们进去之后只能另寻其他出口。”

    尉迟然问:“刑穴这种地方不应该只有一个出入口吗?”

    刚说完,尉迟然又想起来:“夏士和铁衣门既然把丁甲壶藏在刑穴之中,他们就肯定想到了其他的办法。”

    此时,尉迟然和贺长卿都看向侯振邦。

    侯振邦立即道:“我真的不知道,密讳堂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至于他们下达的命令,我也不能说,抱歉,但是,师叔,我一定会帮你的,毕竟,这是我欠你的。”

    贺长卿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侯振邦的肩头。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贺长卿扭头看着侯振邦,之前在地面,侯振邦忽然出现,而且面带愧疚,已经让贺长卿察觉出了什么。

    很明显,侯振邦是听到了贺长卿在那之前对回忆的讲述,而那段不完整的讲述,竟然能让侯振邦面露愧疚,这说明,侯振邦知道当年那件事的真相,而他不愿意道出铁衣门的命令,也说明,铁衣门也有参与那件事。

    三人依次走进石门之内,进去之后,尉迟然就踩中了地上活动的那块地砖,地砖下陷的那一刻,地面开始震动,但门没有关上,也没有触动其他开关,反而是三人清楚地听到外面方井内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

    侯振邦立即出去检查,却发现他们之前固定在地面上的长钉连同绳索都落了下来。

    尉迟然问:“上面有人?”

    贺长卿摇头:“不,是长钉松动了。”

    侯振邦拿着长钉道:“我下钉的时候,就想办法塞了破布在缝隙中,要不也固定不了,上面的泥土太脆了,地面稍微一振动,长钉就会脱落,这下我们是真的没办法沿着原路返回了。”

    三人收起绳索,重新走进石屋之内,有了之前的教训,也不敢轻易点燃燃烧棒,只得用头灯四下照射。

    目测这座石屋高大约二十米左右,大概有普通建筑四层楼那么高。吊桥就修建在中心部位,吊桥对面是一个洞口,看样子只要通过吊桥就可以离开这座石屋。

    但是肯定没那么容易。

    尉迟然站在桥头,朝着下方看去,用头灯照射着:“下面是什么?太高了,头灯也照不清楚。”

    尉迟然刚问完,就听到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

    贺长卿看着对面的桥上,伸手示意侯振邦和尉迟然后退,紧接着三人就看到一个穿着铠甲的人出现在那里。

    尉迟然傻眼了,这里怎么还会出现一个人呢?

    贺长卿低声道:“那应该不是人。”

    尉迟然问:“不是人,那是什么?”

    侯振邦道:“奇怪,他怎么穿着的是宋朝的铠甲?”

    站在桥对面那人,的确穿着的是宋朝的铠甲,名为乌锤甲。此铠甲为唐十三铠之一。乌锤甲头盔凤翅兜鍪,自带护肩,整体形制将腿裙与前胸后背连为一体,因其甲片形似小锤而得名,被宋朝沿用,此甲特点就是有袍肚,在唐朝称为抱肚。

    再看那人手持一对金花板斧,立于对面,一动不动。

    三人直视那人,头灯也自然而然照射过去,当灯光照射在那人面部的时候,才发现铠甲里竟然是空的,而手部之所以能持兵器,是因为那双板斧与腕部是连接在一起的。

    “糟了。”贺长卿叹气道,“是鬼将。”

    尉迟然皱眉问:“鬼将又是什么东西?”

    一旁的侯振邦道:“你知道四天大王吗?这四个神将,原来存在于印度教中,因为佛教诞生于印度教,所以佛教之中也有四大天王,在明朝的《封神演义》里,有魔家四将,原本助纣为孽,后来死后,就被封为了四天王。铁衣门以前有个规矩,就是伏魔为兵,意思就是说,将降服妖魔鬼怪纳为己用,变为所谓的鬼将。”

    尉迟然问:“这么说,这东西是鬼?”

    贺长卿缓缓摇头:“谁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我第一次见。”

    侯振邦也拿出了自己的武器算盘:“我也是第一次见,看样子不打倒这东西是过不去的。”

    三人退到桥头后方靠门的位置,商议着怎么对付那鬼将。尉迟然很纳闷,不是说机关是每个门派分别设计的吗?既然铁衣门设计了之前的方井机关,猎骨人设计了北极四圣门,那么吊桥又怎么会变成铁衣门设计的呢?

    对此,贺长卿的推测是,北极四圣门和这座石屋都是猎骨人设计的,但设计的过程中也许是参考了铁衣门的一种法则,毕竟,两个门派同宗同祖。

    对付鬼将,不能用一般的办法,就连铁衣门也无法使用符咒之类的来对付,毕竟鬼将的作用就是帮助铁衣门降妖除魔。

    但是,身为铁衣门元符堂尊者的侯振邦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鬼将真正存在,因为这东西也仅仅只是存在于铁衣门的传说之中。

    尉迟然看着那个一动不动的鬼将,想了想,摸出枪来,朝着其胸口的位置连开两枪,虽说那鬼将穿着铠甲,但这种铠甲在子弹跟前形同虚设,子弹穿透铠甲直接射到了后方的墙面之上。

    尉迟然问:“那东西是不是只是个摆设?有机关将它弄出来,然后就立在那里吓人。”

    贺长卿笑道:“你要不信,可以上去试试。”

    “试试就试试。”尉迟然还真的壮着胆子走上吊桥,逐渐靠近那名鬼将。他已经在镇邪塔内见过狐妖,几乎颠覆了他的三观,现在,他想要亲身去验证下,所谓的鬼将是不是真的存在。

    侯振邦严阵以待,手持算盘站在那,随时准备上去营救尉迟然。

    而贺长卿却冲着侯振邦摇头,那意思是让他相信尉迟然。

    贺长卿也想趁此机会检验一下尉迟然,看看他对尉迟然的训练成果到底如何。之前对付那几名孤军,对尉迟然来说是小儿科,因为有枪在手的前提下,只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原本没有受过他训练的尉迟然,也可以轻易解决。

    尉迟然走过吊桥,逐渐靠近那鬼将的时候,鬼将突然间举起板斧就朝着尉迟然劈下,尉迟然早有准备,连连后退,而那鬼将则在踏上桥面的那一刻迟疑了,随后停下脚步,双斧慢慢垂下。

    难道这东西不能上桥?尉迟然看着鬼将的脚下,既然不能上桥,这么说自己在桥上就是安全的?尉迟然决定再尝试下,几番试探后,他发现那鬼将似乎真的不敢涉足于吊桥之上。

    所以,尉迟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避开鬼将,毕竟鬼将看起来比较笨重,自己则可以绕开他,直接钻进后方的洞穴之中。

    打定主意之后,尉迟然突然间朝着那鬼将冲去,在鬼将挥舞双斧的瞬间,侧身避过,毕竟他在猎隼和贺长卿的训练中,早就练出了躲避逃命的本领,这种速度的攻击要避开那是轻而易举。

    尉迟然避开攻击的那瞬间,刚想冲过去,谁知道那鬼将的上半身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向,直接朝着他再次劈下,两板斧分别劈在他后方的墙壁之上,距离蹲下来躲避的尉迟然头颅不过几厘米的距离,若没有那墙壁,尉迟然的脑袋已经开花。

    尉迟然吓了一身冷汗,也不敢耽误,一个翻滚,来了个标准的战术躲避,直接钻了那洞穴之中,起身的瞬间下意识拔枪对准了洞外。

    可是,那鬼将却没有追进来,只是将上半身恢复如初,又朝向在吊桥另外一端的贺长卿和侯振邦。

    尉迟然按下无线电耳机:“师父,我过来了,这东西应该只是守在这而已。”

    尉迟然刚说完,后面就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抓住他的背包直接将他拖进黑暗之中。

    “啊——”洞穴内传来尉迟然的叫声,贺长卿和侯振邦一惊,双双跑上吊桥,准备绕过那鬼将去救尉迟然。

    谁知道那鬼将挥舞着板斧,而且是不断挥舞,明显只是为了阻拦两人过来,更让人惊讶的是,这次那鬼将却是踏上了吊桥,一边挥舞板斧一边朝着两人慢慢走去。

    中计了。贺长卿和侯振邦一步步后退,之前鬼将没有涉足吊桥,装作不敢上吊桥,目的就是为了诱使尉迟然上当,而鬼将之前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了让尉迟然以为,只要绕过他进入后方的洞穴就没事了。

    看样子,后方的洞穴并不是什么入口,那才是机关的本体所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