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三百九十八章:牺牲者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2:05:16

    那场所谓的杀戮震惊了当时的异道,原本夏士那么做,激怒的可能只是铁衣门,但后来他却携带丁甲壶高调的投靠了朝廷,还被赋予了官职,这就等于是背叛了整个异道。

    为此,异道派出城隍追杀夏士。

    不过在异道派出城隍的同时,产生了一个矛盾,那就是如果城隍得手,丁甲壶是不是应该由他们回收?

    为此,铁衣门给出的答案是拒绝,因为当时选出的城隍并不是铁衣门的人,而是断金门和黄泉的两位高手。丁甲壶属于铁衣门的宝物,万一这两人有私藏之心,那么一切就前功尽弃。

    异道大会为此决定,腾出一个城隍的空位,让铁衣门的人随行,铁衣门这才答应。不过第一次的刺杀却失败了,两人被夏士布局杀死,死于乱刀之下。

    侯振邦看向贺长卿道:“实际上那次暗杀应该是成功的,那名断金门的高手并不知道,派去同行的铁衣门门徒,早就被密讳堂示意,要在关键时刻出手杀掉他,保住夏士。”

    所以,在断金门高手潜入深宫,即将得手的时候,却被铁衣门派去的人偷袭打成重伤,然后被杀,而偷袭的那名门徒,也在与夏士短暂的目光交汇之后,故意不敌,让夏士招呼来禁军守卫,死于乱刀之下。

    尉迟然听到这,都惊呆了,铁衣门为什么要这么做?一而再再而三的牺牲自己的门徒,就为了保投靠朝廷的夏士?不,是为了保住丁甲壶,难道丁甲壶放在原先的位置不如交给朝廷安全吗?

    那次的刺杀仅仅只是个开始,接下来异道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刺杀,但因为担心人太多,被朝廷当做是反叛,每次派出的人数都不超过四个人。

    夏士也不断转移着丁甲壶的位置,让异道派出的人数次扑空。最终,夏士带着丁甲壶有惊无险熬到了告老还乡的那一刻,当时的皇帝还赐给了夏士一座大宅院,用来养老。

    在此期间,夏士已经利用朝廷的力量修建了镇邪塔等地用来藏匿丁甲壶,但异道也没有松懈,决定再次派杀手除掉夏士,目标就是夏士的夏家大院。

    贺长卿疑惑:“夏士修建藏匿线索的地方,这种事很容易走漏风声,异道就不知道吗?”

    侯振邦道:“异道当然知道,冥耳的消息太灵通,但当时朝廷在全国各地方都开始动土,制造了一个迷魂阵,让异道人士不知道丁甲壶最终会埋在什么地方,另外,对异道来说,他们的宗旨是除掉夏士,找丁甲壶则是铁衣门自己的事情。”

    贺长卿明白了:“异道不会,也不能去关心丁甲壶的下落,他们的目的只是要杀死叛徒夏士,所以,夏士才可以在铁衣门的安排下藏匿丁甲壶,同时保护好自己,实际上夏士最终死在城隍手里了,对吗?否则这件事怎么会平息呢?”

    侯振邦回答:“对,夏士最终死在异道手中了,朝廷当然没有承认,皇帝下旨严查此事,异道也不敢声张,毕竟他们得手了,再宣扬此事也毫无意义。”

    尉迟然忍不住插嘴道:“这么说,当年大批异道人士齐聚夏家大院刺杀夏士,最终是成功了?”

    岂止是成功,简直就是一场屠杀,那次所谓的暗杀,最终变成一场小规模的攻坚战。异道破天荒派出了大队人马,团团围住夏家大院,要求里面的人交出夏士,但遭到了拒绝,而当时距离那里最近的明军也得在三天后才能赶到。

    普通家丁护院对付异道人士,简直就如现代的骑兵冲锋装甲集群一样,短时间内,他们布下的所谓防线就被攻破,异道人士轻而易举占领了夏家大院,接下来就是屠杀。

    尉迟然听得诧异:“不是只杀夏士一人吗!?为什么要杀其他人?”

    侯振邦半天才说了两个字:“泄愤。”

    尉迟然摇头道:“就为了泄愤?”

    贺长卿解释道:“夏士从叛逃到被杀,时间并不长,他告老还乡的时候,也很年轻,但异道则认为自己受辱,而且这种情绪就像吹气球一样越来越膨胀,把自身所有不好的遭遇全都算到了夏士的身上,甚至连门派之间的恩怨,也全部推在夏士的身上,有些与朝廷之间的矛盾,也认为是夏士所为。”

    侯振邦点头,随后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真相:“实际上当时的异道,已经乱成了一团,以铁衣门为例,当时为了争夺掌门的位置,自相残杀已经很多年了,其他各门各派也因为各自的地位,以及过去积累下来的矛盾互相厮杀,这场风波不仅侵袭了异道,也波及了整个江湖。实际上宣德皇帝三十八岁就死了,在位不过十年,后人还将永乐盛世和宣德年间的太平并称为永宣盛世。”

    尉迟然仿佛明白了:“等等,前辈的意思是说,夏士背叛,实际上是为了当时的局势而考虑?”

    侯振邦看着贺长卿道:“你这个徒弟还不算笨,一点就通。”

    贺长卿皱眉,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夏士表面上是背叛异道,实际上只是铁衣门为了稳定异道的局势,所做的巨大的牺牲。如果异道的局势不稳,天下也不太平,何来国泰民安?

    铁衣门牺牲了夏士,让夏士成为了众矢之的,转移了矛盾,异道内不再互相敌对争斗,而是将目标对准了夏士,从而平息了那十年的混乱。

    贺长卿立即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我觉得事情不仅如此,丁甲壶这东西,虽然对铁衣门很重要,但远不及密讳甲胄吧?如果要稳定局势,一开始为什么不拿密讳甲胄出来?反而要拿丁甲壶?”

    尉迟然问:“前辈,丁甲壶里真的关着一个可以实现人愿望的恶魔吗?”

    侯振邦摇头:“我不知道,也没资格知道,只有密讳堂的法者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当年我表面上是犯错被逐出铁衣门的,但目的只是为了让我守护在五丈原下的丁甲壶。”

    贺长卿问:“丁甲壶在五丈原的什么位置?”

    侯振邦迟疑着,只是缓缓摇头:“你们不应该去的。”

    贺长卿道:“我们如果不去,孤军就会去,铁衣门是愿意丁甲壶被517保护着,还是愿意落在孤军的手中?”

    侯振邦赶紧道:“不是这个意思,因为那地方,那地方……”

    尉迟然看着侯振邦吞吞吐吐的样子,问:“那地方怎么了?很危险?”

    侯振邦道:“那地方是半阴之地,当年将东西送进去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尉迟然问:“什么叫半阴之地?”

    贺长卿起身道:“异道认为南为阴,北为阳,而五丈原这个地方,却被认为是阴阳交汇之地,半阴之地也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藏匿丁甲壶的具体位置,应该是在五丈原的南面,没错吧?”

    侯振邦承认:“没错,的确在南面。”

    贺长卿拿出地图来:“你给我指一下具体的位置。”

    侯振邦却拒绝:“我也得去,因为那是我的职责。”

    贺长卿看着侯振邦:“你是得到了密讳堂的命令?”

    “没有。”侯振邦赶紧否认,“师叔,当年你救过我一命,现在是时候报恩了,而且你们用得上我,那里是活人禁地,如果我不去,你们俩人凶多吉少。”

    贺长卿却言辞拒绝:“不行!你的身体决定了不能与我们同行,把位置告诉我们便可。”

    侯振邦见贺长卿坚持,又看向尉迟然,尉迟然立即摇头,他可没办法说服贺长卿,这里也没有他说话的份。

    无奈,侯振邦只得指着地图上一个位置:“就在这座水库的附近,具体入口在哪儿,我也不知道。”

    尉迟然起身看着地图:“不会吧?又要潜水?”

    贺长卿收起地图:“谢谢,你可以走了。”

    侯振邦还要说什么,却发现贺长卿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得怏怏离开。

    临行前,土行孙依依不舍地看着尉迟然,关门的时候还朝尉迟然挥了挥手。

    尉迟然忙问:“师父,为什么不让侯前辈和我们同行?”

    贺长卿道:“侯振邦这个人,太会算计了,而且很虚伪,别看他表面上对我那么尊敬,实际上,如果有机会,他肯定会杀了我。”

    什么?尉迟然很费解:“你不是对他有恩吗?”

    贺长卿冷笑一声:“知恩图报,能知恩就不错了,你知道他为什么会中毒吗?”

    此时尉迟然才知道,侯振邦之所以身体不好,是因为中了毒。可什么毒能持续几十年不死?

    贺长卿缓缓说道:“四十年前,我国刚宣布改革开放,中美建交,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面发展,可异道却不一样,可以说是一盘散沙,很多人也在那时候抛弃了自己异道的身份,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说到这,贺长卿笑道:“我跑题了,实际上是当时我们接到了铁衣门的求助,让我们赶去岐山解围。”

    尉迟然立即问:“师父,为什么铁衣门要向你们求助?你们是什么人?是517吗?”

    “不,不是517,我们那批人当时的身份叫幽侠。”贺长卿看着尉迟然,“幽侠如今已经不存在了,都死光了。”

    幽侠这个名字,尉迟然第一次听说,这似乎根本不属于异道十二门派之中的职业,在贺长卿说出口之前,他也从未听其他人提过。

    尉迟然并不知道,幽侠的诞生源于一起叛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