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三百四十五章:古宅凶杀案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1:36:03

    中国临安,火车站外一间小旅馆内。

    一名二十出头的男子忐忑不安地坐在床边抽着烟,不时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每次看完都会紧张兮兮地看一眼门口,随后又起身小心翼翼撩开窗帘看向旅馆大门口,注视着有没有人走进旅馆。

    每走进一个人,男子都会立即走到门口,透过猫眼朝着外面看着,期待着那就是自己要等的人。

    距离他下火车已经五个小时了,天色已晚,马路上也看不到几个行人,他要等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男子打开行李箱,小心翼翼捧出一个盒子。他看着那个盒子许久,这才打开盒盖,注视着里面的瓷器,伸手摸了下,脑袋中又回想起昨天在河北石门那件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事情。

    他如今闭上眼睛,都能想起那个老人死前瞪大的双眼。

    男子的呼吸变得急促,他用颤抖的手摸出一支烟来,又打开矿泉水瓶,将余下的水全部喝完,发现没水之后,他立即起身准备出门去买一瓶,谁知道刚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被侯万说成是默兔,实际上是孤军杜鹃的葛成丽,也是设计要杀害尉迟然的主谋。

    男子看到葛成丽之后很吃惊:“葛总,您怎么亲自来了?”

    葛成丽也不废话,直接进门,然后把门关上,直接问:“东西呢?”

    男子立即再次从行李箱中拿出那个瓷盒,恭敬地端到葛成丽跟前:“东西在这呢,请您过目。”

    葛成丽也没将那瓷盒取出来,只是扫了一眼,头也不抬地问:“老头儿的事情,已经案发了,只是警察还不知道凶手是谁,不过很快就会发现你,所以,明天你帮我办完最后一件事之后,我立即安排你出境。”

    男子的手都在颤抖:“葛总,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拿回这件东西,就结束了。”

    葛成丽看着男子,沉声道:“周先伟,你的命现在攥在我手里,你是死是活,全凭我一个念头,拿这件瓷盒之前,我是让你拿走,但没有让你伤人性命,可你呢?直接杀了人家,这命债是你自己背上的。”

    周先伟指着葛成丽:“你……”

    葛成丽拿出一张卡:“这里有一张卡,卡里有两百万,很安全,警察不会查到这张卡,你先用着,但要谨慎点,明天你去临安艺真拍卖行,拍一件瓷器,资料在这里。”

    葛成丽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周先伟。

    周先伟迟疑了下,最终接过看着上面的文字和图片。

    葛成丽又道:“这东西,我估算过了,最终成交价应该在一百五十万左右,也许还到不了,你拍下之后,马上坐车去就近的庵水镇,然后我会去见你,东西交给我,我会马上安排你离开。”

    周先伟问:“这次的价格就不一样了。”

    葛成丽道:“翻倍。”

    周先伟道:“一言为定。”

    葛成丽道:“你现在可以查查海外账户,我已经付清了第一次的钱,第二次也已经支付了一半。”

    周先伟拿起手机,打开上面的APP,快速查看之后,看着葛成丽点了点头。

    葛成丽转身欲走,手抓住门把的时候,又转身道:“还有,你那种能力,不要再用了,会死的。”

    葛成丽说完走了,周先伟则是走进洗手间内,对着镜子脱下了衣服。镜子中周先伟的身体已经变形了,就像是被揉烂的泥土一样。

    周先伟看了一会儿后,又马上穿上衣服,攥紧拳头深呼吸着。

    河北石门,弯河村。

    越野车停下来的时候,尉迟然还没睡醒,直到开车的谢梦将他叫醒,他这才睁开朦胧的眼睛,问:“到了?”

    谢梦道:“到了,怎么?还在想老贺的话?”

    尉迟然怎么能不想?他原本想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而老贺却制止了他,反而让他先帮517一个忙,调查一桩河北石门湾河村刚发生的命案,并说案子查明白之后再说。

    尉迟然点头道:“我知道贺老是什么意思。”

    谢梦问:“什么意思?说来听听?”

    尉迟然道:“我请他帮忙,就算是欠了他的情,如果我帮517一个忙,再让他帮忙,我们算是扯平了,对吧?”

    谢梦摇头笑道:“你把老贺想得太市侩了。”

    尉迟然问:“那是什么意思?”

    谢梦道:“如果你是517的人,那么老贺帮你的忙,就不欠任何情,明白了吗?”

    尉迟然看着谢梦,有些吃惊,想了半天才问:“为什么?”

    谢梦问:“什么为什么?”

    尉迟然问:“不是,就是,我……”

    尉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此时,一名517的工作人员前来敲窗户。

    谢梦将窗户打开,工作人员道:“谢主任,和当地警方的手续已经交接完毕了,他们撤了,我们可以进场了。”

    谢梦道:“你们先勘查吧,我们马上就过去。”

    工作人员离开后,尉迟然透过车窗挡风玻璃,看着前方的那个村庄,问:“到底是什么案子?来之前也不做个简报。”

    谢梦打开车门:“走吧,去看了现场就知道了。”

    谢梦领着尉迟然走进村中,又走了好一阵,才来到村中一户人家的门口。

    这户人家有一个大院子,是沿途尉迟然看到最大的一户人家,院落被打扫得很干净,院子角落里还有一排鸡窝,正对面是一间大瓦房,瓦房旁边还有侧屋。517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屋内拍照取证,屋内还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

    尉迟然觅着声音走到门口,看到屋内一个老太太正在那哭诉着,跟前一个517的工作人员正在安慰着她。

    谢梦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尉迟然。

    尉迟然奇怪地问:“看着我干嘛?到底是什么案子?”

    谢梦道:“你先看看这宅子,跟我说说感受?”

    尉迟然后退几步,看着那瓦房:“宅子?这不是瓦房院子吗?”

    谢梦道:“这是一座老宅子,有多老呢?虽然说原址重建过,但是老的那部分,是明朝宣德年间修的,很讲究的宅子,以前的面积远比现在要大五倍吧,你别看这瓦房,这只是前院,往后还有好几间呢。”

    尉迟然点头,四下看着:“也就是说,以前这里住着的是个大户?”

    谢梦解释道:“大户不准确,因为这宅子是当时皇帝赐给一名退休官员的,至于这名官员的真实姓名,具体是做什么的,虽然典籍上都有,可都是假的。”

    尉迟然一愣:“假的?为什么?”

    谢梦道:“身份特殊,不过我们在异道中查到了这人的资料,他是铁衣门的人,入朝做官之前,洗白了身份,但是呢,异道的人没放过他,可惜,做官的时候,他被保护着,异道的人不敢轻易动他,于是在他告老还乡之后,上门来找了他,谁知道,他早有准备,在这里请了江湖上的一群死士,埋下伏兵,将追杀他的人基本都处理了,只留下了一个活口,让他回去告诉铁衣门的人,说那件东西他不会交出来的。”

    尉迟然前面是听明白了,但后面却稀里糊涂的,忙问:“什么东西?”

    谢梦道:“此人离开异道的时候,曾经带走了一件东西,这件东西是什么,做什么用的,我们现在还没查清楚,就连我这个逐货师,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尉迟然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你是说,眼下这桩案子,与那件东西有直接关系?”

    谢梦摇头:“还不清楚,我们先去案发现场看看吧。”

    谢梦领着尉迟然穿过第一间瓦房和第二间瓦房,来到第三间瓦房前的时候,发现瓦房的门敞开着,屋内则有一个地道的入口,入口处还摆着两个奇怪的人物雕像。

    尉迟然有些吃惊:“这是什么意思?”

    谢梦解释道:“这两个雕像意味着黑白无常,大概就是那个意思吧,使用青田石雕刻而成,而地道下面是个地窖,地窖中你猜有什么?”

    尉迟然试探着说:“难不成是墓?”

    谢梦点头道:“对,没错,就是墓地,从那位官员开始,他们家后代所有人的遗骨都放在其中,这也是案发现场。”

    尉迟然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这些案子是他以前在华人城根本遇不到的。

    但到底是什么案子呢?

    当尉迟然走进地窖之后,发现地窖很大,像是他曾经见过的大型酒窖,只是地窖之中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华丽,没有壁画,没有纹饰,放眼望去,地窖之中左右各有六面墙壁,每一面墙壁之上都凿有十个格子,格子之中摆放着遗骨。

    尉迟然问:“就这么直接把遗骨摆在这里?”

    谢梦点头:“这种方式有点类似过去契丹人的埋骨方式,与中原的殉葬文化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们推测,这个人原本应该是个游牧民族,之后机缘巧合下,才来到中原,拜进了铁衣门。”

    尉迟然沿着墙壁朝着前方慢慢走着,走到尽头的时候,发现那里被拦了起来,而被拦住的范围内,除了血迹之外,就是警方摆放的标识,还有画出的被害人死前的形体轮廓,最重要的是,在尽头的位置,还有被挖开的一个坑。

    尉迟然这才意识到,这是一桩命案:“凶杀案?”

    谢梦点头道:“对,凶杀案,被害人是这座宅子现在的主人,名叫夏生,七十六岁,先前哭泣的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