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两百七十九章:转移目标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0:45:03

    尉迟然拨给堑壕总部的电话因为过于奇怪,按规矩转交给了堑壕的分析部门,因为近期内堑壕处理的几乎都是有关于上次北森岛的相关事件,加之又提到了唐舍的名字,所以立即将这个电话录音交给了易妍薇。

    虽说唐安蜀已经签下了合同文件,成为了堑壕公司的新任老板,但现在因为他的身份还没融入现代社会的原因,公司的大小事务依然由易妍薇来处理,然后再汇报给他。

    易妍薇和唐安蜀听完录音之后,又转告了已经前往东北的唐舍。

    唐舍在看到尉迟然的电话号码后,知道尉迟然已经到了哈市,思索良久,用白芷的卫星电话拨给了尉迟然。

    尉迟然听到唐舍的声音后,立即道:“我想问下关于刑术的事情。”

    唐舍反问:“你想做什么?”

    尉迟然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几个小时前我在哈市刚刚遇到一个与刑术长得完全一样,只是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他伪装成了另外一个逐货师,险些杀死我。”

    唐舍怔住,半天道:“在什么地方?”

    尉迟然说出遭遇沢墨的地址,又道:“你说过,你的朋友刑术来自平行世界,那么我遇到的这个,肯定就是这个世界的刑术,既然是一个人,分属不同平行世界,所以,我就想了解下刑术的情况。”

    唐舍却道:“你到底想查什么,为什么会查到刑术那里去,这些你必须告诉我。”

    尉迟然看向侯万,侯万冲他摇头,尉迟然只得道:“抱歉,这是任务。”

    唐舍道:“那我也无可奉告。”

    尉迟然赶紧道:“哪怕给我点提示也好,就算看在北森岛上我们一起共生死的情分上。”

    唐舍道:“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尉迟然问:“什么?”

    唐舍问:“你们孤军这次来东北,是不是为了萨满灵宫?”

    侯万一直冲尉迟然摇头,尉迟然为了获得唐舍的那点情报,只得道:“不是为了萨满灵宫,但与萨满灵宫有关系。”

    唐舍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认识的来自平行世界的刑术,出生在一个优扶医院中,也就是精神病院,那家精神病院原来叫红光,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

    尉迟然赶紧道谢,那头的唐舍也挂掉了电话。

    侯万此时上前道:“唐舍他们是什么人,到底想做什么,至今为止都没搞清楚,你不应该贸然透露这些事情。”

    尉迟然却道:“站在我的角度,我不属于孤军,不属于任何组织,我只是想做我想做的事情。”

    侯万没想到尉迟然会变得这么坚决,不过他也仅仅只是出于他们安全着想,毕竟万一消息泄露,河洛肯定会找他们麻烦的。

    初夏赶紧插嘴道:“先前电话里,唐舍提到的精神病院,不正是沢墨所住宅子后方的那家废弃医院吗?”

    殷宛梦起身走到窗户边,往外看去:“我还是不理解什么平行世界。”

    尉迟然分析道:“既然我们见到的也许是这个世界的刑术,就算两个世界中他们不一样,但肯定也有相同点,精神病院应该就是突破口。”

    侯万却不同意:“我认为,应该等谢情非的消息。”

    尉迟然不语,只是坐在那微微点头。

    殷宛梦转身道:“之前在沢墨那,你的表现不错,比以前进步太多了,至少你不会被人轻易打倒。”

    经殷宛梦这么提醒,尉迟然回忆起来,才意识到自己的确比以前身手要敏捷许多了,看样子猎隼说得不错,必须要等意识适应身体。而在脑内意识空间内的训练也是有效果的。

    想到这,尉迟然干脆躺在床上闭上眼,重新进入意识空间内。

    哈市另外一头的堑壕办事处内,唐舍依然握着卫星电话在思考着什么。

    白芷拿过椅子坐在他跟前问:“我如果没记错的话,詹天涯来到我们这个世界的时候,为了求援,曾经让你媳妇儿去打听过这个世界的刑术和墨暮桥。”

    白芷所说的唐舍的媳妇儿,指的就是贺晨雪。

    (详情请看异文化之四《猎境者》)

    唐舍抬眼看着白芷:“没错,当时调查的结果是,这边的刑术安安分分开着当铺,而墨暮桥却查无此人,可刚才尉迟然却说他遇到了一个与刑术一模一样的逐货师,虽然不知道详情,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白芷问:“会不会是那小子撒谎,别忘了他是孤军的人,孤军可是满口谎言。”

    唐舍道:“这次我们是来找萨满灵宫的,可你要知道,我在蓉城调查案子的时候,就曾经靠一本来自哈市的《八相门》获得了破案的灵感,而那本里的内容,写的就是伪满时期一个叫嵍捕千林的男人寻找萨满灵宫的经历,看样子艾琪所说的话是真的,这一切都是有关联的。”

    白芷道:“你该不会是想去找那个嵍捕千林吧?”

    唐舍起身道:“的最后,写得很清楚,说唐千林还活着,”

    唐舍清楚记得写那本的人叫李建滨,自称是李云帆的儿子,而李云帆就是当初与唐千林一起冒险的人。

    据李建滨所说,那次萨满灵宫之行,叶达、夏霜、唐雨时等人都留在了萨满灵宫内,只有唐千林、李云帆、贺晨雪和他儿子回来了。

    白芷笑道:“你媳妇儿的名字很大众化呀?”

    唐舍笑道:“詹天涯曾经有个挚友的女儿叫贺晨雪,刑术的前女友也叫贺晨雪,而唐千林曾经的女人,那个潜伏的孤军也叫贺晨雪,我现在的老婆也叫贺晨雪,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多贺晨雪?”

    白芷摇头:“谁知道呢,也许是命运?”

    唐舍接着道:“李建滨还说,伪满时期他父亲是个卧底,后来恢复了身份,贺晨雪和他儿子去了重庆,后来听说是到了台湾,至于唐千林,在哈市解放后,李云帆又见到过唐千林,他发现唐千林和以前没有变化,而他自己却失去了中间那些年的记忆,所以,几乎可以肯定唐千林也许还活着。”

    白芷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去找李建滨,也许可以获得什么线索?”

    唐舍摇头,一脸的疑惑:“我现在真的特别乱,每当我想起艾琪的那些话,都觉得毛骨悚然,我甚至想说服自己不要去相信,但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

    唐舍曾经找到过艾琪的一员,也就是那个化名叫佘诗汶的女人,从北森岛回来之后,他将经历告知给佘诗汶。

    而佘诗汶此刻正被贺晨雪家族保护着,但她身体状况十分不好,很虚弱,请来的医生也束手无策。

    听完唐舍所说的那一切,佘诗汶只是有气无力地说了四个字“抓紧时间”之后又晕了过去。

    如今的佘诗汶等于是半个植物人的状态,所以,余下的一切都只能靠唐舍自己了。

    所幸的是,唐舍在佘诗汶那里以及北森岛的艾琪处,得知了这一切与异道十二门派至宝有关系,而且每个世界还存在三个契合点,也算是有了目标。

    尉迟然脑中的蓝色空间内,尉迟然一边和方寻忆进行着对练,一边与旁边的猎隼分析着眼下的情况。

    猎隼背着手站在一旁:“方寻忆,我记得你曾表现出你似乎认识那个叫唐千林的人,那是怎么回事?”

    方寻忆停手道:“以前我还和丰瑞一体的时候,我很想找回记忆,所以,曾经试图窥探丰瑞的记忆,可是他的记忆是零零散散的,我就看过一些片段,其中就有一个片段中提到过唐千林这个人,但这段记忆不应该是丰瑞的,据我观察,像是山振平的。”

    尉迟然摘下白布:“山振平的记忆在丰瑞的意识中?你没搞错吧?”

    方寻忆摇头:“没搞错,我是在丰瑞的意识空间外窥视到的,那应该是在甬城期间,山振平被他老师冷锐安排进军中,当时他发现军中有异道中人,是三个旄捕,为首的就叫唐千林,所以,我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猎隼挥手,凭空变出一把椅子来坐下:“当年哭村发生那件事之后,七魄胆应该被分成了四个部分,分别进入了丰瑞、山振平、关鸿儒和禁煞的体内,他们四个人分别有了不一样的变化,但特点都是不死,而丰瑞脑子中还多了一个意识,那就是方寻忆。”

    猎隼提到这件事,方寻忆又眉头紧锁,似乎无时无刻在提醒他,他仅仅只是丰瑞分裂出来的一个人格而已。

    尉迟然道:“我们只能假定艾琪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孤军收集至宝与艾琪所说的是不是有联系,孤军是不是很早之前就发现了这件事,一直在试图想办法制止呢?”

    说完,尉迟然又看向猎隼:“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你会选择与辰州合作?”

    猎隼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辰主答应我,只要我办到他们所说的,他们就可以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尉迟然看着猎隼:“你的理由和殷宛梦的听起来一样。”

    猎隼道:“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痛苦,我的痛苦就在于,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算是什么痛苦!?

    猎隼苦笑道:“我说出来,没人会理解的,我从小到大都这样,我没有自己的目标,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所以,我一直在学习,如何给自己制定目标,如果不那样做,我恐怕早就自我了断了。”

    方寻忆看着猎隼道:“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吧?”

    猎隼反问:“你见过与生俱来的心理疾病吗?所以,我想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孤军不会告诉我,所以,我选择了背叛,这也是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猎隼的理由听起来很奇怪,这让尉迟然完全无法理解,但这反而提醒了他,自己的目标又是什么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