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两百六十八章:突袭安全屋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1:30:48

    侯万面见河洛的事情,他并没有电话告知给尉迟然等人,他很清楚电话会被监听,而PW的安全屋也不再安全。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在尉迟然和初夏跟前暴露自己的身份,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他还没有完全掌握住殷宛梦。

    每一个情报收集小组都至少要三个人,不能多于五人。

    河洛原本的意思是,在小组之中加上侯万凑足五人,换言之,除开尉迟然和初夏之外,还必须有两个人。侯万知道,河洛的意思是盯死尉迟然和初夏两人,于是,他顺水推舟,认为人多太容易暴露,只需要挑选一人就可。

    河洛当时将选择的权力交给了侯万,但候选人并不多,只有三个人,而且都是三个女人,侯万从其中挑选了殷宛梦。

    不为别的,就为殷宛梦那股倔强。

    资料之中,明确写着,殷宛梦是一名优秀的孤军,虽然年纪并不大,但执行过六次甲级任务,其中包含情报收集、目标替换、目标刺杀等较难完成的。最重要的是,殷宛梦这个名字,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化名,她甚至向联络人表示,希望自己可以提前拿回自己的名字。

    孤军有个规矩,每个孩子在被孤军收养之前,都会由抚养人选一个容器,将刻有名字的铁牌放进去,再找一个地方藏起来。

    等到某天这名孤军退隐江湖,亦或者死去的时候,孤军就会派人将铁牌取出来与此人一起下葬,以免他到阴间报道的时候,阎王爷搞不清楚他的名字。

    当然,这是孤军的规矩,也算是一种门派的独特习俗。

    只是,极少有孤军门徒敢提前提出此要求。

    也正是因为如此,侯万想到,河洛推测自己会选择殷宛梦。

    毕竟,一个年轻的孤军,敢于向自己的上峰提出这类的要求,原本就属于不好掌控的人,而这类人有策反的突破口。

    所以,侯万如果以帮助她找回姓名和真实身份为由,应该可以逐渐将殷宛梦拉到自己的阵营,成为保护尉迟然,达到最终找回七魄胆的目的。

    可是,河洛正期望侯万这么做,因为从资料上看,明摆着这个殷宛梦就是个圈套,就是某个局的开始。

    而这个局,侯万不打开也不行,明知是圈套他也得钻。至少选择殷宛梦留在巽小组,能让他清醒的知道,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相信这个女人,如果他们的行踪遭到了泄露,私下所做之事被孤军上层获知,那很明显就是殷宛梦告密。

    这就是侯万选择殷宛梦进入巽小组的目的。

    只是后来的事情走向,远超侯万的预估。猎隼的出现,猎隼与方寻忆的融合,都让他左右为难,他甚至也怀疑过猎隼是不是故意背叛孤军,目的也只是为了执行河洛交代的任务。

    总之,侯万清楚,自己存在的价值就在于,牺牲自己,保护尉迟然。

    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尉迟然如此重要?上一代的蝉并没有告诉他,甚至没有告诉他,达到任务找回七魄胆之后,他们又应该做什么。

    知道整个任务具体流程的人,除了山振平之外,就剩下默兔了。

    可山振平被捕,已经被关押起来,他不开口,谁也不知道默兔的行踪,他们之间的那条线,早就断了。

    加之自己的身份估计已经暴露,而河洛仅仅只是在利用自己,面对这种情况,侯万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回到安全屋后,侯万召集其他三人,告知了与河洛面见的详细,并偷偷观察着殷宛梦的反应。

    殷宛梦几乎没有太大的反应,仅仅只是扮演一个端茶送水的角色。

    尉迟然闻言道:“这么说,与流浪者之间达成的交易不算数了?”

    侯万道:“我们谁也不能相信,就算是扎洪也一样,也许他已经和河洛有其他的交易。”

    初夏道:“那么,我们还要去鬼母号吗?”

    侯万道:“去与不去,都不是我们决定的,河洛之所以开放权限,还说我可以带你们去,也许就是命令,也许还是个陷阱。”

    说完,侯万看着殷宛梦问:“你怎么看?”

    殷宛梦却说了一句很意外的话:“我认为尉迟然和初夏你们两个就不应该回来,如果是我,我绝对会远走高飞,脱离了魔掌,又自己跑回来,真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尉迟然和初夏有的选吗?他们无论怎么跑,孤军都可以找到他们,除非得到辰州的庇护,而辰州却让他们反过去调查孤军。

    尉迟然问:“说起来,一开始,孤军不也让我们调查辰州吗?为什么任务走向忽然间变了?”

    侯万道:“这就说明,从始至终我们都是人家的傀儡。”

    四人商议的时候,并不知道在一个街区外,两辆商务车分别从两个方向慢慢驶来,每辆车内各坐了五名男子。

    两辆汽车各自停在预定地点,他们耳机中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操着俄语道:“任务目标是一个街区外那栋三层的楼房,该房屋已经被证实为T国PW部门的安全屋,任务目标已经发送到你们的电脑上。”

    车内的众人看着车上的屏幕,上面显示出了尉迟然和侯万的照片。

    低沉的男声又道:“目标1和目标2分别叫尉迟然和侯万,是这次的目标,必须活捉,活捉之后,将他们快速送往西北区外,立即出城,城外有快反部队接应你们,记住,不要袭击目标区域内任何非武装成员,任务时间只有十分钟,超过十分钟没有成功,必须马上撤离。”

    在场所有人都是东南亚面孔,他们一边听任务简报,一边开始穿戴装备,防弹头盔、夜视仪、战术背心、多功能手套、护膝,以及型号不一的冲锋枪和突击步枪。

    男声又接着道:“根据我们一线小组的情报,屋内现在有四个人,除了侯万和尉迟然之外,其他两人如果反抗,可以当场射杀,我再重复一遍,必须活捉目标!”

    车上众人只是摆弄着自己手中的枪械,除了AK12、AN94、AK400突击步枪之外,还有AK9微声冲锋枪以及Vityaz冲锋枪。

    行动开始之后,汽车缓慢朝着前方行驶,在靠近安全屋大概百米范围内停下,车内的突击人员逐个下车,从东西两个方向呈纵队战术队形交替掩护朝着安全屋前进。

    与此同时,一架小型无人机也从他们身后腾空飞起,直接飞向安全屋旁边的变电器旁边等待着。

    两支战斗小组来到前后门口之后,耳机内又传开男人的声音:“10秒后断电,记住,你们只有十分钟。”

    倒数之后,无人机破坏电源,安全屋内顿时漆黑一片,十名突击队员立即从前后门突入,为首两人,一人持破门锤砸门,另外一人直接踹开,朝着里面扔进震撼弹之后,立即进入,并且分批对屋内进行搜索。

    此时,躲在顶层楼阁的侯万、尉迟然、初夏和殷宛梦正听着楼内的动静。

    初夏早就在一个街区外安装了监控,当两辆可疑车辆出现的时候,四人就知道麻烦来了,但他们并没有立即撤离,而是来到了阁楼。

    因为这座屋子真正的安全屋是在地下室,这些人可以准确找到这里,说明他们知道安全屋的具体位置,毫无疑问,也会直接扑向安全屋内。

    初夏则通过装在屋内的监控头观察着正在屋内搜索的这些人,低声道:“10个人,配备的全都是俄式武器,说话的声音很低,但可以听出来,是带着东南亚口音的英语,并不是俄语,战术动作很标准,不是一般的佣兵。”

    殷宛梦低声问:“俄国人派来的?”

    侯万默不作声,只是持枪对准了阁楼的门口,因为这里只有一扇门,而门外也很狭窄,他们要进攻此处,在门外只能成纵列。

    等着脚步声逐渐临近楼上的时候,侯万低声道:“初夏,准备。”

    殷宛梦则从角落中持枪瞄准门口,慢慢移动着枪口对准了墙壁左侧的位置,等待着侯万的信号。

    突然间,侯万手里的HK433开火了,直接朝着门口左侧持续扫射着,如果让这些人靠近门口,破门之后只需要一颗闪光弹或者震撼弹,阁楼内的四人会瞬间失去抵抗能力,必须要在他们靠近门口之前解决这些人,利用外面狭窄的地形将他们暂时控制住,然后等待警察的来临。

    是的,此时只能靠警察,这些武装人员在超出行动时间之后,肯定会立即撤出,否则的话,他们与警察交火就算占上风,也会招来特警和PW的特殊部队。

    紧接着,初夏和尉迟然则持枪站立,枪口瞄准下方的木地板。

    与此同时,下方的武装人员也立即举枪瞄准了头顶的地板,就在此时,其中一人发现周围有个奇怪的射灯,随后扫眼一看,大厅内四下角落之中都装满了那种射灯,就在他准备提醒周围同伴的瞬间,射灯突然打开,强烈的闪光瞬间照瞎了这群戴着夜视仪的武装人员,紧接着,子弹从楼顶的地板穿透而下,像是雨点一样砸在下方人员的身上。

    阁楼上,侯万和殷宛梦开始朝着阁楼的边缘退去,缩在阁楼的角落之中,并且朝着门口继续射击拖延时间,而先前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被楼下剩余的武装人员打得稀烂,露出两个窟窿来。

    就在侯万准备朝着窟窿中扔出闪光弹的瞬间,一颗闪光弹却扔了上来。

    因为太黑的缘故,四人并不知道闪光弹具体的落点,侯万只得喊道:“闪光弹!”

    闪光弹爆开的瞬间,阁楼的门也被踹开,三名武装人员交替掩护着朝着屋内走来,在快速确认两男两女之后,便直接朝着初夏和殷宛梦开火。

    子弹击中初夏腿部的瞬间,开火的那人也被穿过墙壁的子弹直接打断了脖子,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子弹袭来,直接逼退了原本要靠近的武装人员。

    十分钟时间已经到了,剩下的六名武装人员立即撤出屋子,却又在撤离的那一刻被远处的狙击手击倒两人,剩下的人仓皇逃上商务车,刚发动汽车,车内的炸弹就被引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