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两百六十七章:血咒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1:27:18

    等到下午,派索下班后,却是约了侯万去不远处的麦当劳吃晚饭,这让侯万有些哭笑不得。

    两人落座后,派索第一句话就是:“我喜欢麦当劳,可偏偏没有应聘成功。”

    侯万也不说客套话,只是立即讲述了关于卡帕杀人的事情,并道:“我发现在监狱里被他杀死的那个人,以及后来被杀死的那名高管,死前都与卡帕接触过,当然仅仅光接触是完全不够的,头颅爆炸的大块头死之前,殴打过卡帕,浑身是血的卡帕抱住了大块头就是不松手。而卡帕接触那名高管是在电梯里,当时卡帕流鼻血,找高管借卫生纸,看似慌乱就把血抹在了高管的手背上,所以,我认为与他的血有关系,两次事件相同之处就是卡帕曾经将自己的血涂抹在了死者的身上。”

    派索吃着汉堡,也不急于回答,等着吃完后,又含了一根薯条在口中,这才道:“那叫血咒,是一种必死的降头术,但这种术,在降头师历史中,只有五个人会。”

    侯万疑惑:“真的有降头术?”

    派索笑了:“这要看你怎么看了,我也知道你们中国的异道,在降头术中,很多时候使用的是药物,就如我所知中国的赶尸一样,可是血咒却是真实存在的,我亲眼目睹过,我师父就是会血咒的人,但我师父也对我说过,我永远学不会血咒。”

    侯万却问:“冒昧问一句,那你到底会什么降头术呢?”

    派索道:“能学的都我学过,我也钻研过,我发现一件事,那就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真正的降头师,成为江湖骗子嘛倒有可能,因为所有会降头术的降头师,都不是一般人。”

    侯万意识到了什么,问:“你是指,这些人本身就天赋异禀?”

    派索起身道:“答案你已经知道了,我就不需要再说什么了,我只是欠了异道的人情,现在人情还了,我得走了,以后也别来找我,我只想过安静的日子,不想卷进其他事情中。”

    侯万只能看着派索的身影离开,随后将自己获知的一切告诉给了高层。

    高层紧接着就采取了行动,立即将卡帕转入了鬼母号之上,与其他异道的囚犯关押在一起,毕竟这个人太危险。

    侯万继续道:“我听说他们也做了实验,在鬼母号上单独隔离了一个地方,放进去一个杀人犯,这人是个变态,心智不全,他彻底激怒了卡帕,所以,我们清楚看到卡帕在被他殴打之后,将鲜血涂在对方的身上,不久之后,那人就全身渗血死去,皮肤裂开,鲜血渗出来,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

    尉迟然闻言却是道:“我又想起艾琪的话了,难道说原本某些天赋异禀的人能力逐渐觉醒了吗?”

    侯万道:“看样子是这样,毕竟孤军近几十年内发现的离奇事件并不少,还有那个叫尘埃的组织。”

    殷宛梦却忽然道:“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侯万道:“我会给你一份详细的资料,让你知道亲生父母在哪儿,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殷宛梦问:“什么事?”

    侯万道:“从现在开始,你只能服从我的命令,而我们所做的事情,仅限于巽小组之内。”

    殷宛梦直言道:“你是说,表面上我们服从组织?”

    尉迟然和初夏对视一眼,不知道侯万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所说的是真的,还是另有打算?

    尉迟然直言问:“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想做什么?”

    侯万道:“问得好,这也是我想搞明白的事情,但如今,我们毫无头绪,只能跟随着孤军安排的任务继续,在这个过程中寻找蛛丝马迹来解开我们的疑惑。”

    尉迟然忽然想起辰主的那句话——谎言经过包装,就成为了故事。

    这句话似乎有其他的深意,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侯万又道:“眼下,我们首先要想办法找到猎隼,然后确定他现在的状况,而且,我才想明白,我们中招了,猎隼也中圈套了,他等于是自投罗网。”

    这句话也提醒了尉迟然,孤军不是不知道猎隼变成了方寻忆的模样,而他这种变化明显是利用了孤军的至宝千颜,所以,干脆放任装作不知道,然后在合适的时候,将其抓捕,并且还能寻回至宝。

    换言之,他们的动向一开始就被孤军掌握得清清楚楚,就算侯万没有上报,孤军还是非常清楚。

    所以,他们当中肯定有人是所谓的内鬼。

    就现在而言,最可疑的就是殷宛梦了。

    尉迟然此时怀疑一切,无论是殷宛梦、初夏还是侯万,对他而言,这些人都不可信,但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自己对孤军和辰州那么重要?

    在这个前提下,为什么上次行动失败之后,孤军要单独救出侯万,却不救自己,反而是辰州救了自己呢?

    侯万让其他人在安全屋暂住,而自己则返回PW总部,计划下一步的行动。

    谁知道侯万进入PW总部,回到办公室之后,却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坐在电脑跟前,还冲着自己笑。

    侯万立即拔出枪,但片刻后又放了回去,站在那里,只是看着另外一个自己。

    毫无疑问,可以走进这个地方来的人,必定是孤军的人,而且是高层,能变成自己的模样,可以推测是因为此人从猎隼那里获得了千颜,戴上那面具之后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

    “侯部长,回来了。”神秘人微笑道,“你的办公室很舒适。”

    侯万从其声音判断出,此人就是一直与自己保持通话的那个孤军高层,没想到他竟然露面了,却是以这种方式。

    侯万站在那,保持着谦卑,只是道:“是。”

    神秘人道:“我们交流了这么多年,我还没做过自我介绍,我叫河洛。”

    河洛?好奇怪的名字,侯万只是微微点头。

    河洛朝着侯万走来,示意他落座,随后自己也落座:“千颜找回来了,如我所料,它一直就戴在猎隼的脸上,我也知道,你早就察觉到了猎隼的存在,当然,我说了,不再追究,只是,我不理解,为什么尉迟然和初夏回来了,你没有第一时间上报?”

    侯万借口道:“我只是想确定一下是不是他们,毕竟情报指出他们已经死了。”

    河洛直视侯万的双眼:“你应该还查出了其他的秘密吧?比如说,你的尸体。”

    侯万一愣,难道此时河洛就要解开自己的疑惑吗?

    侯万默默点头,也不询问。

    河洛道:“你认为孤军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河洛的突然话题一转,让侯万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他立即道:“正义。”

    “不。”河洛摇头,“不是正义,也不是邪恶,什么都不是,很多时候,在秉承正义的前提下,势必会出现无辜者的牺牲,那么这种行为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呢?谁也说不清楚,因为这么做的目的,不是为了要说服别人,而是达到目的,而我们孤军就要达到那个目的。”

    那么,这个目的到底是什么?侯万很想问,但他不能问。

    河洛道:“巽小组依然存在,我不会阻挡你去揭开疑惑,因为当有一天你知道一切后,就会明白我的用心良苦。”

    侯万知道这个话题不会再继续下去了,干脆问:“请问,猎隼如何处置?木瘟是不是在他体内?”

    河洛道:“我会给你更高的权限,好让你去鬼母号,当然,你也可以带上巽小组的人,你不需要利用流浪者做徒劳无功的事情,那只会增加无谓的伤亡,你必须得想办法解决扎洪的事情,因为卡帕是不能被释放的,因为他无法被控制。”

    说完,河洛整理了下衣服起身离开。

    侯万坐在那思考良久,起身的时候却觉得浑身乏力,他先前其实心里很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这个神秘人物的时候,心里就很恐怖,本能的什么也做不出,就连思考也很吃力。

    河洛是不是孤军最高领导?侯万不知道,因为孤军的体系就不允许让你知道。

    只是他再一次体会了什么叫孤军的无孔不入,似乎上层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们,而且都到这种程度了,上层依然还给他更大的权限,并不追究他的责任,同时还让巽小组继续存在。

    孙悟空跳不出五指山,侯万都不是孙悟空,充其量算是一个土地公公似的小地仙。

    那么,小地仙能跳出五指山吗?不能,小地仙甚至都入不了佛祖的法眼。

    可是侯万更在意的是,他和尉迟然的尸体。

    印度方面不可能会故意伪造和释放这种毫无意义的假情报,证据确凿,一个国家的检测不可能出问题,那么自己和尉迟然活生生的就在这里,又是怎么回事?

    侯万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还有那个任务,那个自己永远都要背负的任务。

    耳边,此时回想起了那个注定他命运的声音:“我的任务结束了,从今往后,你就是蝉,负责保护纯血一族蛰伏的蝉。”

    是的,侯万就是蝉,就是这一代的蝉,被赋予了蝉称号的纯血潜伏者,藏在孤军内部为其他纯血提供便利,必须长时间蛰伏不允许暴露的蝉。

    可如今,面对河洛的种种表现,侯万不禁要自问:“是我暴露了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