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两百零一章:僵尸人鱼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0:36:43

    卷首语:谎言经过包装,就会成为故事。

    暗室鱼缸内发出的那股浓烈的腥臭味,让人感觉走近了海鲜市场的垃圾堆,似乎鱼缸内装满了各种海里生物的内脏。

    尉迟然、猎隼和殷宛梦慢慢上前,看着装满浑浊海水的鱼缸,想要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酒店内,通过摄像头观看的初夏也低声叮嘱他们:“小心点。”

    三人都清楚,如果查尔斯进入了暗室,而暗室内的空间只有这么大的话,那么鱼缸内那蠕动的玩意儿不是其他什么,就是查尔斯本人。

    可他本人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急匆匆返回暗室,钻进鱼缸之内?

    尉迟然示意其他人不要太靠近,自己慢慢走向鱼缸,那鱼缸至少有接近三米高,旁边还有一个梯子,要直接翻跃进去不可能,必须要踩着那梯子。

    梯子上还有些许的血迹,有些已经干枯,而且痕迹深浅不一。从这些血迹可以看出,好多次查尔斯都是非常匆忙地跑进来,踩上梯子跳进那鱼缸之中,以至于好几次都踩滑,脚也因此被梯子割伤。

    鱼缸内那东西蠕动着,又不时游动着,发出咕咕的声音,吐出的气体浮在水面上变成无数的气泡。

    因为鱼缸内海水的浑浊,所以尉迟然看不清楚,只能贴近去看,在贴近的那瞬间,就看到一张人脸也贴了过来,顿时吓得尉迟然往后一退。

    其身后的猎隼和殷宛梦也看见了那张脸,那分明就是查尔斯的脸,只是脸颊部位变得很奇怪,就像是鱼鳃一样。

    难道说,查尔斯变成了一条鱼?

    尉迟然小心翼翼踩上那梯子,想要在鱼缸边缘去一探究竟,既然隔着鱼缸看不见,那么爬上去也许能看清楚到底在查尔斯身上发生了什么吧。

    爬上梯子后,尉迟然蹲在那,保持了一个随时可以往后跳下的姿势,因为他不知道查尔斯变成了什么,是不是具有攻击性。

    水中的查尔斯打了个滚,翻滚的同时,一条鱼尾翻出了水面。

    这一幕,让尉迟然三人都看傻眼了?

    在酒店内透过监控的初夏忍不住道:“美人鱼?”

    尉迟然道:“人鱼差不多,但绝对不美,而且还挺恶心。”

    话音刚落,原本在缸内的人鱼查尔斯突然间跃起,直接伸手抓住了尉迟然拖下水去。

    尉迟然来不及躲闪,直接被拽了下去,但他反应也是极快,立即试图挣脱,可在水中使不上力气,加上查尔斯全身像是抹了油一样的滑,让尉迟然在短短几秒内就被查尔斯直接缠住。

    殷宛梦立即爬上梯子去救尉迟然,可根本帮不上忙。

    “让开!”猎隼直接掏出手枪,瞄准那鱼缸直接开了两枪。

    子弹并没有打破鱼缸,弹头只是镶嵌了进去,而鱼缸内的尉迟然依然在挣扎着。

    恍惚间,尉迟然发现查尔斯似乎努力将自己的脖子朝着自己咽喉部位伸去,而脖子的部位似乎还有一张嘴巴,而且是一张长满利齿的嘴巴。

    因为找不到其他的工具,猎隼只能继续开枪,将子弹几乎都命中在同一个范围内之后,上前以手枪作为工具直接砸着玻璃。

    终于,玻璃被砸开一个洞,里面的海水也从洞内快速流出。

    在鱼缸内的水逐渐减少的同时,站在上方的殷宛梦也终于看清楚鱼缸内的情况——查尔斯已经变成了一条怪异的人鱼,头部和人类模样几乎相同,只是脸颊处多了鱼鳃,耳朵似乎退化了,上半身是人类的身躯,而下半身则是一条鱼,鱼鳍之上全是倒刺,漆黑的鳞甲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十分渗人。

    最可怕的是,查尔斯的咽喉多出了一张嘴巴,嘴巴里全是尖牙,正不断试图去咬住尉迟然的咽喉。

    可在鱼缸内的海水被放得差不多之后,查尔斯也松开了尉迟然,开始痛苦地在鱼缸内挣扎着,发出就像是叉子划过盘子的声音,让在场人都难受不已,自然地去捂住耳朵。

    殷宛梦忍住痛苦,伸手下去:“抓住我的手!快!”

    尉迟然抓住殷宛梦的手,被拖拽了上去,然后三人立即冲出了暗室,因为查尔斯发出的叫声实在太令人难受了。

    气喘吁吁的三人对视着,浑身湿透的尉迟然脱掉外套:“怎么会这样?”

    殷宛梦摇头:“我也不知道。”

    猎隼寻思了片刻,又钻进了暗室之中。

    暗室内,查尔斯发出的声音不再像之前那么痛苦,反而听起来像是一种呻吟。

    猎隼隔着玻璃看着其中已经无力挣扎的查尔斯,查尔斯的眼神也产生了变化,不像之前泛着一双死鱼眼,眼睛恢复了人类才有的光彩,同时嘴巴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

    猎隼听不清楚,立即爬上梯子,仔细听着,这才听清楚查尔斯说:“水。”

    查尔斯现在变成这副模样,只能生活在海水之中,如果脱离,说不定会死,如果他死了,一切线索就断了。

    可是上哪儿去找海水?猎隼环视一圈,最终发现鱼缸的顶端上有一个出水口,再顺着那管子往旁边一看,发现了开关所在的位置,立即上前打开开关。

    猎隼打开开关后,又立即吩咐尉迟然和殷宛梦去找东西堵住先前自己砸开的洞口。

    缺口被堵住后,水也逐渐灌满鱼缸,查尔斯虽然活跃起来,但眼神也变成了之前那副泛白的死鱼眼,看着十分渗人,加上那股腥臭味,和身躯的那副模样,就像是僵尸人鱼一般。

    猎隼扭头问殷宛梦:“每天查尔斯都会在暗室里呆多久?”

    殷宛梦道:“6个小时。”

    猎隼看表:“差不多就是到下午5点,没关系,只要他呆在这里,无法离开,等5点之后再说。”

    殷宛梦也松了口气:“我先出去稳住办事处的人。”

    殷宛梦离开后,尉迟然和猎隼对视着。

    尉迟然问:“你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猎隼没回答,因为尉迟然在那一刻忘记了初夏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

    尉迟然也意识到这一点后,不再询问,而是和猎隼一起站在那,看着鱼缸中变成怪物的查尔斯。

    查尔斯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两人一直等到下午5点,临近5点的时候,鱼缸内的查尔斯又开始痛苦的鸣叫,早有准备的尉迟然和猎隼堵住耳朵,看着鱼缸中的查尔斯在那翻滚着,身体不时抽搐,与此同时,身体也开始产生变化,鱼尾分裂开来,变成了人腿,鳞片也开始变成皮肤,喉部的嘴巴开始收缩最终消失不见。

    不到五分钟,查尔斯又从怪物变成了人,无力地从鱼缸中爬出来,赤身裸体的坐在鱼缸边缘喘着气,并斜眼看着旁边的尉迟然和猎隼。

    最终,查尔斯恢复过来后道:“竟然被你们看到了。”

    猎隼问:“查尔斯先生,我们没有恶意,就想知道,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与何意远教授的失踪有关系吗?”

    查尔斯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道:“我去洗个澡。”

    离开暗室,查尔斯去洗澡,尉迟然和猎隼坐在那等着,殷宛梦也返回,三人没有用语言交流。殷宛梦寻思了一阵后,又离开。

    洗完澡之后的查尔斯走出,裹着浴袍,一口气喝了一瓶水后,问:“我的私人秘书是不是也看到了?”

    看样子查尔斯并不知道殷宛梦与他们是一伙儿的,尉迟然道:“没有,她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在屋内。”

    查尔斯问:“你们是什么公司的?”

    尉迟然道:“私人调查公司,我们很专业,这么说吧,我们的专业不亚于何教授。”

    查尔斯皱眉,仔细打量着尉迟然和猎隼,随后道:“你们与何教授是同道中人?”

    什么意思?难道何意远把异道的身份告诉过查尔斯?

    尉迟然还没有说什么的时候,猎隼就点头了。

    查尔斯道:“你们也是异道的,难怪看到我那副模样,也没有去报警。”

    果然,何意远似乎告诉了查尔斯不少的事情,他不知道那样是违背了异道的规矩吗?还是说,他有某种不得不说的理由。

    查尔斯落座在两人跟前,问:“想喝点什么?我让私人秘书去准备。”

    尉迟然摇头:“不需要,我们只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教授又到底在哪儿?”

    查尔斯道:“何教授是为了帮助我而失踪的,不,不应该说失踪,只是我们断了联系,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是在一个月之前。”

    猎隼问:“你为什么变成那种东西?”

    查尔斯闭上眼:“家族遗传。”

    “什么?”尉迟然不解,“家族遗传?”

    查尔斯点头道:“准确地说,整件事都起源于1927年的那场玛丽号的海难事故,从那之后,我们整个家族都遭受到了诅咒……”

    猎隼道:“可以详细说说吗?”

    查尔斯看向窗外,透过窗户就可以清楚地看着大海,他看着海上的一艘货轮道:“1927年,我们家族拥有的一艘货船从中国的甬城出发,按照计划,他们的航线是中国东海、黄海,然后是孟加拉湾,印度洋,最后由大西洋返回英国,因为当时中国局势动荡的缘故,加上甬城也发生了战争,所以,没有做万全准备就起航了,原本开始还算顺利,沿途的补给也没有出现问题,直到行驶到孟加拉湾的时候,原本应该在印度港出现的玛丽号却失去了消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