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一百二十九章:最后的任务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0:49:03

    地鸣楼被爆破了,整栋楼在巨大的爆炸声中变成了一堆废墟。

    后来,有人说,地鸣楼被爆破的时候,自己就站在不远处的楼上,亲眼目睹了地鸣楼倒塌的过程,最神奇的是,地鸣楼一层被炸掉之后,上层楼体并没有马上垮塌,而是依然悬在半空中,十来秒之后才变成碎片掉落下来。

    是的,是碎片。

    按理说如此坚固的大楼,下层被爆破后,楼体上半部分只会垮塌下来,至少大部分楼体应该是完整的。可在爆破之后楼体却完全变成了一个个不超过一平方米的碎片,就好像原本这座楼就是由水泥积木搭建而成的。

    PW在地鸣楼废墟周围建起了四米高的墙壁,将废墟包围在其中,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从此之后,这座楼也彻底成为了华人城的一个都市传说。

    不过尉迟然的任务却没有因此结束。

    等尉迟然回到安全屋之后,初夏拿着电话站在门口道:“侯部长找你。”

    尉迟然拿过电话,就听到侯万在那头说:“任务还没结束,你还需要去收回密讳甲胄。”

    听到这,尉迟然就明白了,鲍君浩看样子与耿云达成了某种协议,耿云完成协议内容,鲍君浩将密讳甲胄交还给他,但耿云的实力过强,钟芳一个人恐怕无法对付,加上原本这就是他的任务,所以必须由他来扫尾。

    虽然推测到了,但尉迟然依旧问:“时间,地点,具体的行动方案?”

    侯万道:“任务简报我已经发给初夏了。”

    说完,侯万直接挂断电话。

    尉迟然看着初夏,又看向坐在屋内桌前记录着什么的方寻忆。

    尉迟然上前问:“你在写什么?”

    方寻忆道:“把地鸣楼的经历记录下来,我怕有一天自己会忘记。”

    尉迟然道:“那种噩梦,忘了最好。”

    方寻忆却淡淡道:“无论是美梦也好,噩梦也罢,都是回忆,回忆不应该轻易被抹去,那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

    方寻忆的话,让尉迟然想到项华,脑子中又回想起了项华的那些经历。

    猛然间,他又联想到了钟芳等人,下意识又看向了初夏。

    钟芳和初夏等人都是孤军,他们的任务似乎就是过着不同的人生,却永远逃不开本身是细作卧底的这个死循环,而自己呢?

    自己过去是个警察,突然有一天变成了孤军,又发现其实那只是幌子,真实身份是纯血缝千尸,更可怕的是,在孤军的眼中,自己还是缝千尸司马家族的一员,加上后来被算计,成为了杀人通缉犯,加之在地鸣楼内的经历,自己又被索昌明收为徒弟,成为了铁衣门的门徒。

    一、二、三、四、五……自己现在有了五重身份,不也等于是有了五段不同的人生吗?不同的是,项华是完整的过完了自己的每一个阶段,而自己呢?则是在五重身份和人生中不断的切换。

    自己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会和项华一样变得不知道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吗?

    “过来,开始任务简报了。”初夏的话将尉迟然从沉思的混沌中唤醒。

    尉迟然和方寻忆转身来,看着初夏。

    初夏捧着笔记本电脑道:“根据钟芳传回来的情报,五天后,她和耿云将会带着密讳甲胄从开泰国际机场离开,目的地是上海,所以,你们需要在他们俩登机之前将密讳甲胄拿到手,行动的时间就在五天后的中午11点半,他们会住在中心城区的斯太尔国际酒店。”

    方寻忆皱眉道:“听起来任务似乎很简单,因为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钟芳和耿云不会再招募其他人,毕竟太惹眼了,所以,他们只会两个人行动。”

    初夏道:“钟芳传回的消息和你分析的一样,现在他们就是两个人,不过在五天内,耿云是与鲍君浩在一起的,也就是利用五天的时间完成协议内容。”

    尉迟然道:“协议内容就是耿云将异道的情报,特别是对孤军所知道的信息交给鲍君浩对吗?”

    初夏道:“没错,如果不是为了密讳甲胄,孤军大可以将这件事在异道内公开,这样一来,铁衣门就面临一个背叛的问题了。”

    方寻忆问:“背叛?”

    初夏解释道:“异道有异道的规矩,就和江湖规矩一样,民间怎么传闻都没有关系,但是唯独不能与官府合作,就像耿云这类为了一己私利将异道某门派的情报全部泄露给官府,那就是背叛,会遭到全异道的追杀,铁衣门也会将耿云除名,不管他的死活,甚至会先一步直接抹杀掉耿云。”

    尉迟然点头道:“因为孤军想要拿到密讳甲胄,所以不能走漏这个消息,需要私下进行,不过,我担心我和方寻忆两个人应付不来,从项华口中得知,耿云是个高手,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在钟芳的配合下杀掉五个战斗力无比强悍的佣兵,要对付我和方寻忆不是难事吧?”

    初夏道:“没错,但是别忘了,耿云虽然武艺高强,但是功夫再高的人,也高不过子弹吧?再说了,你们是三个人,不是两个,三对一,胜率很大。”

    对,还有钟芳,尉迟然也有一定的信心,只要与耿云拉开距离,他这个速射冠军应该可以轻易对付。

    方寻忆则问:“具体方案呢?”

    初夏道:“具体方案是,你们俩守在酒店外,等钟芳和耿云返回,只要协议达成,孤立派不会再派人保护他们两人,因为会节外生枝,所以,你们的目标就是耿云一个人,如果密讳甲胄在耿云手里,钟芳会取下自己的手表,你们如果看到她没有戴手表,那就立即下手。”

    尉迟然点头:“那撤退方案呢?”

    初夏道:“我会驾车接应你们,总之任务的要点就是一个字——快!”

    方寻忆道:“武器呢?”

    初夏道:“准备好了。”

    初夏从床下拖出一个箱子,随后打开,指着里面的手枪道:“这次任务只能配置给你们手枪。”

    说着,初夏拿出左侧的那支递给尉迟然:“给你挑选的是德国瓦尔特公司的P99手枪。”紧接着又拿出另外一支递给方寻忆,“你用的是格洛克26型,两支手枪都使用特制的子弹,穿透力虽然不强,但是弹头杀伤力比较大。”

    在尉迟然和方寻忆查看自己武器的时候,初夏又将旁边的弹匣拿出来:“每个人五个弹匣。”

    尉迟然点头道:“对付目标足够了。”

    初夏此时却看着尉迟然道:“你的经验不足,所以,不要在关键时候迟疑。”

    初夏不说这句话还好,说完后却是提醒了尉迟然,让尉迟然想到了他第一次开枪杀人的情景,那是对付那支人尸战术小组,当时完全是因为自保才杀人,而现在却是由被动转为了主动。

    尉迟然和耿云无冤无仇,他也不是完全出于正义去干掉耿云,只是为了任务。

    初夏见尉迟然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于是道:“要习惯,以后这种事还会很多,这就是孤军。”

    尉迟然只是道:“等我的事查清楚了,我就会脱身。”

    初夏转身,看着电脑屏幕道:“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

    尉迟然看着初夏的背影,他知道初夏想说,事情不可能如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要脱身?简直是天方夜谭。

    屋内的三个人沉默了,初夏看着电脑,尉迟然发着呆,方寻忆则拆掉了手枪,仔细检查着。

    之后的五天,三人也几乎是在沉默中度过,没有人说起任务,也没有人再聊起关于地鸣楼的事情,仿佛就是一种对如今无奈人生的默契。

    五天之后的上午十点,方寻忆和尉迟然来到了斯太尔国际酒店外面,紧盯着大门口,留意着钟芳。

    他们俩不认识耿云,而钟芳也无法偷偷拍摄下耿云的照片,所以,只能利用钟芳来辨识目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尉迟然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大门口,期间他想过很多,耿云不从大门进入怎么办?耿云不回酒店又怎么办?

    终于,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酒店大门,车门打开之后,尉迟然看到了从车内走出来的钟芳,以及身旁的另外一个高大的男子。

    两人下车后,径直朝着大门内走去。

    那是耿云没错了,而尉迟然的目光则锁定在了钟芳的手上,钟芳手上竟然戴着手表。

    尉迟然没有立即行动,只是看向远处的方寻忆,随后又通过电话询问初夏:“钟芳戴着手表,怎么办?”

    初夏道:“侯部长说跟着钟芳进酒店。”

    无奈,尉迟然只得咬牙与方寻忆一起跟着钟芳和耿云走进酒店,四个人也一起进了电梯。

    四人无语,钟芳表现得很自然,而耿云也似乎什么都没察觉,虽然表现得有些紧张。

    按照钟芳所说,他们住在20楼。

    尉迟然的目光看着电梯的指示灯,一层一层的变化,可就在指示灯显示到10楼的时候,电梯却突然间停了。

    电梯内的四人都为之一愣,但很快,钟芳冷静了下来,下意识看了一眼尉迟然。

    耿云则是立即上前按着电梯,随后又去按下电梯内的警铃,可警铃却没有任何反应。

    电梯内,站在左右角落中的尉迟然和方寻忆平息着自己的呼吸,他们很担心此时发生什么变故,也不知道为何,耳机内也听不到初夏的指示,如今该怎么办?

    “这是怎么回事?”耿云扭头来看着钟芳,刚说完这句话,意外再次发生。

    电梯内的灯熄灭了,四人立即深陷黑暗之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