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一百一十七章:真凶乍现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1:03:00

    房间内的项景天一脸的冷漠,他的冷漠完全不像是个正常人。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尉迟然总觉得项景天的皮肤白得有些恐怖,那不应该是正常人应有的肤色。

    最重要的是,尉迟然似乎还可以看到项景天白皙的皮肤下那若隐若现的血管。

    丰瑞站在门口道:“他们果然看不到我们,但如果我们进去呢?”

    尉迟然道:“没试过,但如果项华真的可以穿梭过去和未来,那这扇门就有作用了,可关键的问题在于,这是如何做到的,每一扇门对应一个特定的年代?”

    说到这,尉迟然下意识看向钟芳,钟芳只是目视着屋内,一言不发,她似乎不着急去寻找密讳甲胄,似乎想通过观察来寻找有用的线索。

    趁着钟芳全神贯注盯着门的时候,尉迟然和丰瑞交换了一下眼神。

    此时此刻的两人,想的都是同一件事,如果真的找到密讳甲胄,这个钟芳会做什么?她会对自己下手吗?

    门内,项景天的妻子其实也很不高兴,不住地埋怨项景天为何要搬到这个地方来,可项景天也没多做解释,只是让妻子不要多问。

    妻子无奈转身离开,径直朝着他们门口走来,就快要来到三人跟前的时候,忽然转身又走向项景天,询问他晚上想吃点什么?

    项景天妻子转身的那瞬间,尉迟然和丰瑞都发现这个背影极其的眼熟,没错了,就是他们之前在甲楼看到的那个所谓穿旗袍的“女鬼”,原来所谓的“女鬼”不是别人,竟然是项景天的妻子。

    那么为什么会在甲楼中看到项景天妻子的身影呢?

    尉迟然和丰瑞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钟芳插嘴道:“毫无疑问,项景天妻子也是个离界者,只不过,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而已,我想,这也是项景天要娶她的原因所在。”

    项景天为什么要娶一个离界者当妻子呢?

    就在尉迟然满脑子疑问的时候,钟芳抬手将门关上:“这里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继续,下一扇门。”

    尉迟然制止不及,只得作罢,丰瑞很想发火,但看到尉迟然的眼神忍住了。

    毕竟,现在他们也明白,孤军派给自己的任务就是寻找铁衣门的至宝密讳甲胄,如果不找到这东西,就算完成了调查任务也无济于事。

    接下来还剩下六扇门,这六扇门中又有什么呢?

    用密讳本挨个尝试之后,这次他们又打开了三楼的木字房大门。

    木字房打开的时候,屋内出现的是三个男人,他们正在屋内到处寻找着什么,显得十分焦急。

    尉迟然看着奇怪,问:“这些是什么人?”

    钟芳不假思索道:“铁衣门门徒。”

    丰瑞问:“你如何确定他们都是?”

    钟芳道:“我记得住这些人的样貌,左边这个穿白衬衫梳着分头的男人叫刘恩,正对我们这个穿着背心,满头大汗的叫周毅,右侧这个坐在那沉思的叫刘魁。”

    尉迟然微微点头,也不得不在心里赞叹钟芳的记忆力。

    丰瑞道:“这么说,这一段显示的是1968年到1978年之间某一年的事情?”

    钟芳又道:“是1976年,他们是第三批进入地鸣楼的门徒。”

    刚说到这的时候,突然间刘恩感觉有些不适,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连声喊疼,之后周毅和刘魁两人也摔倒在地,开始口吐白沫。

    刘魁在挣扎之间,用手去抓旁边的杯子,却没有抓住,最终死去。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三人无比惊讶,从三人表现以及最后刘魁去抓杯子的举动,还有屋内摆放着的三个茶杯不难看出,他们都是被毒死的。

    也就是说,当时地鸣楼内应该有第四个人,是这个人下毒杀死了这三名门徒。

    丰瑞说出自己的推测后,钟芳却立即道:“不可能,1976年只有三个人进入过地鸣楼,这个我们做过调查。”

    尉迟然疑惑了:“既然是这样,那会是谁下的毒呢?”

    钟芳也摇头道:“铁衣门的门徒,不会那么轻易被人下毒的,茶肯定会亲手泡,至于是谁下的毒,就很奇怪了。”

    尉迟然其实很想去刚才1967年的那个时间段,去看看项景天全家到底是为何在这里失踪的,可是,钟芳却关上了门。

    似乎,钟芳非常肯定,只要挨个打开这些门查看,就可以发现关于密讳甲胄的下落。

    而这扇门内的事情已经结束了,那么是不是可以把门关上了?

    可是三人都没有关门,钟芳也只是盯着里面,她也想知道到底是谁下的毒手?说不定从这件事里面可以得到什么线索。

    终于在紧盯着门内大概十来分钟后,一个人出现在了门口。

    很明显,这个人在1976年,一直站在门外等待着,等着三人死后,这才开门进入,紧接着此人上前一一查看三人的尸体。

    门外的尉迟然三人也变换着角度去看那个人的正面,最终那人站起来,面朝门口站定。

    这一刻,尉迟然终于看清楚,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项华!

    果然是项华!可项华为什么会出现在1976年,而且还毒杀了铁衣门的门徒呢!?

    难道他真的可以穿梭时空吗?

    可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项华面朝大门口,竟然露出了奇怪的笑容,这笑容仿佛在告诉门口的三个人,他可以看到他们。

    尉迟然下意识喊了一句:“项华!”

    门内房间里的项华没有任何反应,而是径直朝着他们走来,走到门口后身影瞬间消失。

    钟芳下意识关上了门,站在那思考着什么。

    丰瑞还是一脸的茫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项华会出现在那个年代?为什么是他杀了那三个铁衣门门徒?”

    不管怎样,真相的一部分揭开了,失踪的人应该都是项华杀死的。

    那么项华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身份又是什么?

    尉迟然看着钟芳,钟芳的眼睛中闪过了什么,他立即问:“师娘,你是不是认为项华身上就穿着密讳甲胄?”

    钟芳面对“师娘”这个称呼也没有反感,点头道:“对,我怀疑密讳甲胄就在他的身上,否则,他怎么可能拥有这种可以穿梭几个世界的能力。”

    “几个世界?”丰瑞疑惑,“这应该是几个年代吧?”

    钟芳却很奇怪地说:“不,这里应该是几个世界……”

    尉迟然和丰瑞不知道钟芳为何如此的肯定,但眼下来看,只要找到项华就可以直接揭开谜底。所以,现在他们面临的选择是,再次打开三楼木字房的门回去找项华,还是继续查看这些门。

    可实际上并不矛盾,因为门的机关是要变化的,就算现在他们去三楼,也未必可以打开木字房的门,所以,还是得一一尝试下去。

    再次的尝试,让三人打开了三楼最后一间房,也就是刹字房的密讳机关门。

    在开门的那一刻,三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扇门就隐藏着关于地鸣楼内的真相。

    门开之后,屋内坐着两个男子,与之前那扇门内的三名铁衣门门徒不一样的是,他们并没有寻找什么,而是坐在那喝着茶,一脸的担忧。

    两名男子的岁数都四十来岁的模样,一个穿着旧款西服,另外一个则穿的像是个下层贫民窟的百姓,还剃着光头。

    丰瑞见状道:“这是……”

    “嘘——”钟芳示意丰瑞不要说话,“这两个不是门徒。”

    如果不是门徒,那必定就是其他的失踪者,应该是1968年至1978年间,去除10名铁衣门门徒后的失踪者。

    西装男子终于开口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以回去。”

    光头男子叹气道:“既然班长说可以回去,那我们就试试吧。”

    尉迟然听到“班长”这个称呼的时候,觉得很是奇怪。

    西装男子也是长叹一口气:“毕竟,我们在这里很多年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班长是不会骗我们的,否则,他怎么买下这栋房子呢,要知道,这栋房子就建在那片鬼林之上。”

    尉迟然三人分析着这两人的话,西装男子称所谓的班长买下了这栋房子,而当年买下地鸣楼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项景天,这么说,项景天应该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班长。

    而最后那句话“这栋房子就建在那片鬼林之上”也有其特殊的含义。

    电光火石之间,尉迟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抬手指着门内的那两个人道:“我知道了,这两个人就是1943年那场阻击战中,失踪在森林中的远征军士兵,应该说,项景天也是!”

    丰瑞和钟芳也微微点头,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解释了。

    可是,这一切又是如何发生的?

    “赵石,我们在这里隐姓埋名这么多年,连自己的名字都差点忘记了。”光头男子看着西装男子,由此可见,西装男子的名字应该是叫赵石。

    赵石显得有些忧伤:“是啊,不过至今为止,我还记得其他兄弟的名字,每一个我都记得,吴聘、张老二、高金、林楚、丁峰、唐人杰、卢定伟,还有你,周文虎。”

    说完,两人又笑了起来。

    周文虎紧盯着桌面:“我们被困在这里已经多少年了,你还记得吗?”

    赵石闭眼回忆着,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记得了,开始还算,后来干脆不算了,算也没有用。”

    周文虎苦笑道:“你说,为什么是我们摊上了这种倒霉事?啊?”

    门外的尉迟然等人越听越觉得糊涂,这9个人不是失踪了吗?为什么又要隐姓埋名生活?还有他们为什么是被困在这里多少年?难道说,这9个人一直被困在地鸣楼中吗?可那也不对呀,他们口中的班长,也就是项景天为什么能在外面做买卖?如果他们是被困在地鸣楼,也不至于要改头换面,隐姓埋名啊?

    最重要的是,他们所说的“回去”是什么意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