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九十章:缝隙中的双眼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0:38:13

    安装好设备后,尉迟然返回房间休息,方寻忆则继续回到三楼找线索,研究下整栋楼里是不是有机关之类的东西,而索凝和鲍君浩为了不给设备添加杂音,也前往了鲍君浩所住的海字房。

    尉迟然躺下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睡着了,就在他困得眼皮都睁不开,整个人要陷入深沉睡眠的那一刻,他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于是努力睁开眼睛,下意识看向墙脚用来通风的缝隙之中。

    这一看不要紧,尉迟然瞬间被吓清醒了,这次他清清楚楚看到有一双眼睛在缝隙中盯着他。

    尉迟然也紧盯着那双眼睛,随后他壮着胆子问:“你是谁?”

    刚问完,那眼睛立即就消失了。

    尉迟然下床趴在墙脚边上,朝着里面看去,然后找了根棍子伸进去试探着,这一试探不要紧,他竟然发现那里面似乎很宽敞,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狭小的用来流通空气的通道。

    而且,这房子没有窗户,就算屋内有通道,通道内也应该有排风扇之类的装置,否则就算有通风道也毫无意义。

    尉迟然再次拨通初夏的电话,询问她有没有当初听背先生苏离的设计图,哪怕是复制的也行。

    初夏的回答很直接——没有。

    原因在于,设计图只有一份,不允许复制,在修建完地鸣楼之后,图纸就被苏离直接烧毁了,而且是他亲手烧的。

    尉迟然道:“我刚才细想了下,这栋楼每一层房间加起来所占的使用面积,不到每一层建筑面积的一半,所以,我在想,墙壁里面是不是另有乾坤?”

    初夏问:“你难道想把墙壁拆掉?”

    尉迟然道:“这是唯一的办法吧?”

    初夏道:“我建议你这么做之前,先问问项家的人,看看他们是否同意。”

    尉迟然道:“应该会同意吧,毕竟他们都想查明真相。”

    尉迟然立即打电话告知了项华,让项华准备一批工具,而项华听闻他要拆墙,只是说他必须汇报给大先生项金。

    没多久,项华就回了电话,告诉尉迟然,项金拒绝了他这个要求,因为合同上有规定,调查者是不允许破坏地鸣楼的,无论理由是什么。

    尉迟然坚持道:“我已经告诉你原因了,这是最接近真相的一个线索。”

    项华依然道:“大先生说了,无论理由是什么,都不可以。”

    随后,项华直接挂掉了电话,尉迟然又拨过去,项华只是道:“如果还是之前那件事,我的答案是一样的。”

    尉迟然只得自己将电话放下,但他并不甘心,随后,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找来了方寻忆和索凝两人,让他们各自打给项玉和项满两人,问问他们的意见。

    方寻忆和索凝当面打电话,结果很明显,项玉和项满都同意了。

    但是,问题又出现了,按照他们三兄妹的约定,只有项华一个人可以前往地鸣楼为他们送东西,只要大先生项金不点头,项华是不会执行项玉和项满的指令的。

    所以,尉迟然又想了一个损招,那就是让项玉和项满两人去逼一逼项金,让项金被迫同意,毕竟两人同意,一人不同意。

    就这样焦灼不安的等到了晚上,可是项家三兄妹都没有来电话,尉迟然只得将设备从房间里取出来,然后接上电脑,让软件开始从震动中去合成声音。

    软件显示,声音合成至少要三个小时。

    又是无聊的三个小时,索凝则开始做饭,其他三人坐在那思考着真相到底是什么。

    开饭前,尉迟然的电话终于响起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手机上。

    尉迟然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这才接起电话来。

    项华的声音比之前还要冷漠:“朱先生,你得偿所愿了,大先生同意你拆掉墙壁,但是我要提醒你,有些事情不要做过火了,会烧着自己的。”

    项华的话让尉迟然觉得很奇怪,他反问:“这番话是你说的,还是大先生让你转告的?”

    项华道:“我明天早上会把东西送到门口。”

    尉迟然却坚持道:“我希望你马上送来。”

    项华沉默了一会儿道:“好,马上送来,我现在就去准备。”

    挂掉电话,尉迟然觉得很奇怪,感觉上项华似乎比项金更在意拆墙这件事,而且项金为什么每件事都要项华出面,而不像项玉和项满都是直接与自己雇佣的调查者沟通?

    不过尉迟然至少达到了目的,四个人饱餐了一顿后,来到大门口等待着。

    足足等了半个小时,门才打开,项玉依然西装革履的站在那,在他身后摆着一堆机械。

    项华注视着尉迟然道:“朱先生,你的工具已经到了,要小心使用,这些工具都很危险。”

    尉迟然道:“谢谢。”

    项华没有雇佣工人,而是自己将那些较重的机械一件一件搬到门口递给尉迟然。

    尉迟然发现项华似乎力气很大,搬运这些机械的时候气不喘脸不红。

    就在项华放下最后一件工具的时候,尉迟然突然间朝着他胸口挥了一拳,这一拳尉迟然几乎用尽了全力,可拳头砸中项华胸口的那一刻,项华一动也不动,面不改色,就那么冷冷地看着尉迟然。

    尉迟然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项华随后锁上了门。

    大家吃力地将机械搬到二楼之后,鲍君浩问:“你先前为什么要打项华一拳?”

    尉迟然道:“不知道,我只是突发奇想。”

    鲍君浩看了一眼方寻忆,方寻忆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理解。

    项华似乎天生神力不说,而且身体很强壮,虽说尉迟然的近身搏击能力不如方寻忆,但中了那一拳,一个正常人都会后退亦或者露出痛苦的表情。

    可是项华没有,他就像一座小山一样屹立着。

    项华身负武功?他的来历是什么?为什么他可以成为项金的代表?

    带着这个疑问,尉迟然四人开始拆墙,可是墙壁远比他们想象中的坚硬,虽然过了几十年,但足可见,当初修建地鸣楼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里面遍布钢筋,也就是说就算拆掉了表层,他们还得用工具将钢筋内的水泥慢慢戳破,然后再割掉钢筋,这样才能确定里面是不是别有洞天。

    四人轮流上阵,忙活了整整一夜,终于打开了一个口子,但却发现里面所谓的通风口,只能勉强让一个人侧身站在其中。

    气喘吁吁的鲍君浩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道:“你是不是看花眼了?这么窄的地方怎么会有人?而且,就算有,这个人也无法在其中趴下来,透过缝隙看你呀?”

    是啊,为什么呢?尉迟然也很疑惑,他站在那看着,回忆着,他没有看花眼,那的确是一双眼睛,可如此狭窄的地方是无法让人趴下来的。

    方寻忆此时提醒道:“声音合成应该完成了,我们去听听吧。”

    三人回到电脑跟前,打开那软件,软件中一开始没有任何声音,直到过了大概十分钟后,才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办?”

    紧接着一个女人道:“出不去了。”

    然后那男人又说:“认命吧。”

    女人又道:“又来人了,或许他们可以帮我们。”

    男人道:“我们出不去,他们也看不到我们,我们也无法听清楚他们说什么,怎么帮?”

    女人沉默了,男人叹了口气,接下来就安静了。

    四人听完,互相对视着,尉迟然又播放了一遍,随后道:“听见了吗?从录音分析,有两个人被困在某个地方了,这下可以证明绝对不是什么灵异事件,也不是什么鬼,他们是人,他们被困住了,被困在这栋屋子的某个地方了。”

    尉迟然说的没错,可问题在于,他们被困在什么地方了?

    鲍君浩想了半天道:“也许我们拆错了墙壁?应该拆一楼那个有影子的房间?”

    尉迟然点头道:“对,应该拆那里试试。”

    可大家都忙碌了一夜,全都疲惫了,只得用最后的力气将机械搬到一楼的那个房间内,这才各自回房间休息睡觉,等休息够了再继续。

    尉迟然醒来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是傍晚了,他们来这里已经是第三天了。

    手机上还收到了一条短讯,短讯是项华发来的,项华问尉迟然:你想要多少钱?

    尉迟然觉得很奇怪,干脆拨通电话给项华:“项华先生,我不太明白你什么意思?”

    项华带着怒意道:“我问你,你要多少钱才能停止你现在愚蠢的行为?”

    尉迟然不解:“愚蠢?我是在调查。”

    项华不解释,只是道:“我问你要多少钱?”

    尉迟然道:“我不要钱。”

    项华迟疑下道:“朱先生,我提醒你,有些事情差不多就得了。”

    尉迟然立即道:“项华先生,你似乎不想我们查到真相,为什么?”

    项华只是道:“记住我的话,自作孽不可活。”

    随后,项华挂断了电话。

    尉迟然看着电话,觉得项华越来越奇怪了,他为什么要阻止自己查明真相呢?难道他知道真相是什么?而且这个真相查出来,对他不利?

    尉迟然穿好衣服去了一楼,发现其他三人已经在做准备了,因为怕他休息不好,所以三人都在吃着东西等着他自然醒,然后再商量拆哪一堵墙。

    尉迟然站在房间内环视四周,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我们不应该拆墙才对,我们应该把地面打破,要知道,从历史来看,在没有地鸣楼的时候就有人失踪,那么应该是这块地出现了问题,因为这块地才出现了地鸣楼。”

    索凝立即附和道:“有道理,那我们就把地板给拆开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