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孤军 第三十五章:原来是她

    作者:唐小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7 00:38:19

    关鸿儒摇头道:“我不知道那对夫妻是怎么死的,我都是后来才知道在宅子中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从孟艮府又潜回华人城之后,再没有联系上甘乐,他好像消失了一样,过去的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就在我特别无助的时候,甘乐又出现了。”

    什么?甘乐出现了?他不是死了吗?

    尉迟然诧异道:“你什么时候见到甘乐的?”

    关鸿儒道:“大概是半个月前。”

    不可能!尉迟然心里冒出三个字来,但他没说出来。

    方寻忆问:“甘乐对你说什么了?”

    关鸿儒道:“他对我说了尸蚁的事情,告诉我如何操作,还说这是唯一能救我老婆的办法,没想到他骗了我,这就是事情的经过,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你们了,麻烦你们帮帮忙,让我带我老婆回去安葬,然后我跟你们回PW,抓了我大功一件,两位肯定升职加薪。”

    尉迟然问:“甘乐是怎么联系你的?”

    关鸿儒道:“他直接来找我的,就和以前一样,我藏在什么地方都瞒不过他,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尉迟然彻底疑惑了,他又问:“你真的确定自己见到的就是甘乐?”

    关鸿儒反应极快:“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尉迟然换了方式问:“你不是说甘乐失踪了吗?我们也调查过甘乐,发现他早就失踪了,就如人间蒸发一样。”

    关鸿儒道:“甘乐就是甘乐,我怎么会认错呢?”

    方寻忆道:“关先生,你进去收拾下吧。”

    关鸿儒一愣:“什么意思?你们现在就要把我带走吗?”

    方寻忆道:“你先进去收拾。”

    关鸿儒知道现在他也无法主导什么,只得默默点头转身回到卧室中。

    关鸿儒进房间后,尉迟然立即将方寻忆叫到一旁,低声道:“事情不对劲。”

    方寻忆点头道:“我知道,甘乐似乎没死。”

    尉迟然纳闷:“难道我妈撒谎了?”

    方寻忆道:“你还记得吗?你妈说帮甘乐收拾尸体的时候,发现甘乐的尸体很轻。”

    尉迟然问:“你的意思是,尸体是假的?”

    方寻忆道:“他们连人尸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不可以作假的?”

    尉迟然分析道:“难道甘乐就是幕后真凶?”

    方寻忆道:“我记得你爸说过,他们四个人中有一个是孤军的联络人,但谁也不知道具体是谁,如果这个人是甘乐呢?”

    尉迟然疑惑:“你是说,甘乐执行了孤军的命令,惩罚了我父母?如果是这样,他为何要把三魂盒留给我?他们又为何与辰州红、人尸这些应该与缝千尸有关联的东西扯上关系?”

    方寻忆点头:“是呀,线索太凌乱了。”

    尉迟然上下打量着方寻忆:“我们必须先确定你就是那个不灭。”

    方寻忆道:“我是个不死的人,这还需要确定吗?”

    尉迟然道:“要不,我们上医院拍个片子,看看你体内是不是有七魄胆?”

    方寻忆立即否定了这个提议:“不行,这种时候,千百双眼睛都盯着我们,万一被人发现,你我都有危险。”

    尉迟然问:“那你怎么打算的?”

    方寻忆道:“我不打算把关鸿儒交给PW。”

    尉迟然一愣:“那你想做什么?”

    方寻忆看了一眼卧室门口:“我想与关鸿儒一起,带着他老婆的尸体回孟艮府,我的记忆就是从那里开始的,回到孟艮府,兴许我能想起什么来。”

    尉迟然立即道:“那你怎么向PW交代?”

    “无所谓了。”方寻忆摇头道,“反正我过段时间必须离开PW,否则,他们会奇怪为什么这些年我都没有任何变化。”

    尉迟然道:“可是在那之前,有件事我们必须处理。”

    方寻忆问:“什么事?”

    尉迟然道:“关于初夏的事情。”

    方寻忆不解:“我不明白。”

    尉迟然道:“初夏的身份恐怕没那么简单。”

    说着,尉迟然将自己的分析道出,方寻忆听完之后沉思了片刻道:“你说的也许有道理,但没有证据。”

    尉迟然道:“现在不是需要证据的时候,毕竟,我们不是要逮捕初夏,只是为了查清楚她到底是谁。”

    方寻忆又想了想道:“好,那就按照你所说的做。”

    话毕,尉迟然与方寻忆先帮助关鸿儒将其妻子的尸体转移到了车上,然后尉迟然返回警署,而方寻忆则驱车带着关鸿儒直接去了象沙的农场。

    沿途,关鸿儒都显得很平静,没有任何反抗和逃跑的意思,只是目视前方。

    方寻忆看得出来,这个毒枭就算这辈子心狠手辣,坏事做尽,但对妻子却始终保持着一份浓烈的爱。

    这大概就是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吧。

    可在那些受害者眼里,这就是报应。

    尉迟然回到警署之中,也没对汪伦解释什么,只是问有没有电话打来?

    汪伦道:“没有。”

    尉迟然看着桌上的电话,刚坐下,电话就响起。

    尉迟然接起电话,刚“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就传来初夏的声音:“查得怎么样了?”

    尉迟然只是冲着电话笑了笑道:“初夏小姐,你不是一直在盯着我们吗?”

    初夏在电话那头问:“这话什么意思?”

    尉迟然拿着电话沉声道:“我没回警署之前,你没打电话来,我刚回来,电话就响了,如果你没盯着我,怎么会这么巧?”

    尉迟然说得没错,此时电话那头的初夏正坐在一辆厢式货车中,戴着耳机,看着跟前的监视屏幕,屏幕上显示的正是警署内的画面。

    初夏注视着画面上的尉迟然,嘴角上扬,脸上有了些许的笑容。

    初夏问:“那你觉得,我是用什么方式盯着你呢?”

    尉迟然笑道:“你当初怎么盯着王比利,现在就怎么盯着我,你在警署内安装了隐藏摄像头。”

    说着,尉迟然看向四周,同时道:“而且我知道,是你带着假王比利的尸体逃离警署的时候安装的。”

    初夏在电话那头轻笑了一声:“尉迟警官,继续,编你的故事。”

    尉迟然道:“唉呀,我忘记了,就算女人撒谎也不要揭穿。”

    初夏笑了一阵道:“你们查到什么了?”

    尉迟然道:“晚上七点半,象沙农场,不见不散。”

    说完,尉迟然直接挂掉电话,没给初夏再说话的机会。

    厢式货车内,初夏放下电话,注视着画面上的尉迟然离开了警署大厅,随后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尉迟然回到房间内,换了身衣服,收拾东西提着背包就要出门。

    汪伦见状问:“你干嘛去?大包小裹的。”

    尉迟然道:“师父,我出门几天,警署就拜托你了。”

    汪伦点头:“你到底去哪儿?”

    尉迟然也不解释:“如果PW的人来找我和方sir,你就说我们去北区查案子,还有,我等下会借郑屠的车,用完后我会把停车的地点发到你手机上,你让郑屠自己去取。”

    说完,尉迟然提着东西就走了,汪伦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脸的疑惑。

    尉迟然按照自己所说,借了郑屠的车,径直开往南区,在南区某地停下车之后,发了汽车的定位给汪伦。

    他知道PW肯定会追踪自己,但追踪和跟踪是两回事,相比之下,追踪更无形,更难以发现,但被追踪者一旦意识到要摆脱也要简单许多。

    所以,他将车停在南区,停在PW总部附近,只要PW展开追踪,就会陷入死胡同。

    紧接着,尉迟然又换了一身衣服,挥手叫了一辆载人摩托,将自己载到西北区,如此反复之后,最终在预定时间之前赶到了象沙的农场。

    方寻忆带着关鸿儒早就等待在那,所幸的是他们都是有耐心的人,所以并没有感觉到有多无聊。

    尉迟然上前敲了敲车窗,待方寻忆打开车窗,这才道:“我先去见象沙,七点半初夏会过来,你先把车停在这里,如果发现初夏来了,给我发个短讯。”

    说着,尉迟然将东西从车窗递给方寻忆,这才朝着象沙的屋内走去。

    尉迟然走进象沙屋内的时候,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初夏却并不吃惊,只是扭头看向角落中持枪的象沙道:“能把枪放下吗?”

    初夏朝着象沙点头后,象沙放下手中的枪,初夏同时也道:“象沙,你先出去。”

    象沙走向尉迟然,准备出门的时候,尉迟然又补充道:“站在门外就行了,不要让我的朋友察觉到屋内有两个人。”

    象沙迟疑了下,扭头看着初夏。

    在初夏点头后,象沙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坐在屋外的长椅上喝着,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远处,树林中车内的方寻忆注视着象沙,又扭头看向另外一侧,丝毫没察觉到此刻初夏已在屋内。

    尉迟然落座在初夏对面的沙发上:“是我说呢?还是你自己坦白?”

    初夏笑道:“我坦白什么?”

    尉迟然道:“你的目的,还有你的身份。”

    初夏问:“尉迟警官,你太自大了。”

    “自大是我的优点。”尉迟然轻笑一声,“自大并不代表着狂妄,我从小就知道,我和一般人不一样,我可以观察到一般人看不到的细节,从而判断出事情的真相,至今为止基本上没错过吧。”

    初夏拿起旁边的啤酒喝了一口:“那我洗耳恭听了。”

    尉迟然道:“你原本就是来洗耳恭听的,就算我识破了什么,你根本没打算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