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戏鬼神 295 徐福现身

    作者:夜雨飘灯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1-05-12 23:37:40

    “你确定没说错?”

    苏鸿信还是有些觉得不真实,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一样。

    他看着面前的相柳,要再确认一遍。

    “当然!”

    相柳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十分坚定肯定,八个大脑袋前所未有的动行统一,不停点着头,然后还一本正经的说出了原因。

    “古往今来,我给你算算,你看那玄鸟,说到底不也是个异类,可自从落到了商朝,追随了人王,就变成了神鸟,还受万民供奉,好吃好喝供着,还有青丘一族,就因为一个妲己成了帝妃,青丘那群狐狸全都被人当成神供着。等到了始皇,他几乎把世间所有异类都斩尽杀绝了,就留了玄鸟一族,最离谱的是那和尚,连猴子都没放过……”

    “倒是我,就因为懵懂无知,出世后贪玩了点,就被大禹斩了一颗脑袋,还惨被镇压,好不容易逃出来,又遇到始皇肃清神州,差点被打死,然后又被徐福囚禁,还给我安了个“凶神”的名头,我好惨呐!”

    苏鸿信听的脸颊一颤,面无表情,恍惚间,他甚至有种错觉,这该不会是相柳给他下的一个套子吧?

    “为什么我是蛇,不是鸟?”

    一旁的相柳还在自顾自的抱怨,活像是一位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但在苏鸿信看来更像是个傻子。

    他手里的“断魂刀”舞的更起劲了,关键是相柳抱怨归抱怨还不忘配合他,几个脑袋时不时嘶吼几声,掀起层层恐怖妖氛,惊天动地,果然,脑袋多还是有好处的。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沿途过处,只见摧枯拉朽,满目疮痍,大有天崩地裂的架势,再见妖氛荡过,草木悉数枯绝,生机绝灭。

    “你还没回答我们的问题呢?放心,你既为凶邪之主,自然免不了要号令群邪,单凭一只未长成的穷奇恐怕镇不住,再加上我、”

    一颗蛇头突然挤了过来。

    苏鸿信却蓦的打断了它的话,扭头问道:“穷奇?什么穷奇?”

    “你体内那只恶兽不就是穷奇,但它好像与穷奇又不全然相同,只怕血脉有异,如今已是本相初显,往后只要不夭折,必然是你一大助力!”

    相柳的话让苏鸿信脚步一顿,他面上默然,心里却泛起波澜。

    穷奇?

    原本冷冽的眼神更是闪过几缕晦涩的光华。

    苏鸿信终于点头。

    “好!”

    “真的么?哈哈哈,以后终于有靠山了,不用东躲西藏了,能好吃好喝了,不用任人摆布了,梦想终于成真了!”

    相柳又在一旁话痨了起来,八颗蛇头你一句我一句,吵的苏鸿信脑仁都要炸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徐福很厉害么?”

    “徐福算不上厉害,但他的手段很诡异,防不胜防,乃是古老的咒法,真正厉害的是那只九尾狐,这狐狸来头惊人,而且似乎在青丘一族里地位还不低,可惜不知道怎么落到了这个下场!”

    相柳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提到徐福二字顿时爆出惊天的恨意与杀意,不加掩饰,张口一吐,立见唾液坠落的地方化作一片沼泽,毒障弥漫,一时间腥风大起,让人闻之欲呕,头晕目眩。

    陡然。

    相柳动作一停,八颗蛇头齐齐一转,看向来时的方向,齐声道:“他来了,小心,恐怕是察觉到了你的存在!”

    “就怕他不来!”

    苏鸿信瞥了眼天空的血色星辰。

    “还有那只狐狸,今天索性一起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话起话落,他人已消失在原地。

    这边的厮杀也已经结束。

    以陈如素大获全胜而告终,东瀛的妖邪尽数伏诛,

    “没事吧!”

    苏鸿信赶了过来。

    陈如素摇了摇头,似是也担心苏鸿信,一双眸子不住上下打量,然后扑入眼前人的怀里,微微抽泣了起来。

    十年分离。

    “怎得又哭了!”

    苏鸿信柔声道。

    “我前段时间去了趟陈家沟,等事情结束了,咱们一起回去看看吧!”

    可正这时。

    “啪啪啪、”

    陡听一个鼓掌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夜色的阴影下,但见两道身影缓步走了出来,一个当然就是那个被“玉藻前”寄身的东瀛女人,另一个则是一位面容苍老,然身躯体魄却异常魁梧健壮的人,看着十分怪异和突兀,很不对称。

    鼓掌的便是那个老人。

    “好,好啊,一位乃是群邪之主,一位乃是僵尸王,二位简直就是天作之合,想不到阁下为了让所爱之人长生,竟然不惜耗费如此一番代价,徐福佩服之至,果然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眼下这厮竟然连藏都不藏了。

    苏鸿信冷眸一扫二人。

    “如果你现身只是为了说一段恭维夸赞的话,那便让人太过失望!”

    “呵呵,当然不止如此!”

    遂听自称“徐福”的老人继续道:“实不相瞒,我以为,阁下和我们是同一类人,所作所为,尽皆离经叛道,不为世人所容,与其这样,倒不如和我携手合作!”

    苏鸿信听的一咧嘴,他饶有兴趣的笑道:“有意思,你说说看,合作什么?”

    徐福老脸颤颤巍巍的一抖,双眼眯起,也同样笑道:“阁下既然知道那旱魃之心可令人长生,想必也应该知道令其恢复人身的东西,实不相瞒,在下恰巧知道何处藏有此物,就看阁下有没有兴趣了!”

    “不就是龙脉么,何必藏着掖着,你说的那个地方,难不成就是秦岭大山?”

    苏鸿信眼皮半阖,手中五指却在不停紧握着断魂刀。

    “不错!”

    徐福回答道。

    “哼,那你恐怕要失望了,我苏某人不喜欢与人合作!”

    苏鸿信脚下踱步,眼中杀机毕露。

    徐福像是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叹了口气。

    “那就可惜了,以你们二位的手段与实力,再加上我们无疑是如虎添翼,秦岭一行必不会失望!”

    苏鸿信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了一句。

    “看来你是理解错了,我之所以不喜欢与人合作,是因为,死人,是没资格和我合作的!”

    话起话落,他身旁再多一人,正是消失多时的白莲教教主。

    “别来无恙!”

    看着自己的老对头,白莲教教主淡淡的招呼道。

    徐福也轻笑了一声。

    “相柳,还不过来!”

    遂见他身侧一团妖气凭空涌出,显露出相柳那狰狞惨忍的恶相。

    双方针锋相对。

    眼见徐福还要开口,苏鸿信冷眸一瞥,不耐烦的截然道:“废什么话,打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