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 第八十四章 禁术

    作者:玉有魂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4-02 23:41:03

    清雯看着眼前的妙龄少女的脸完全植物扎根,心中不止一阵发寒。她也没想到潘怜竟然用如此狠毒的植物设下陷阱。

    经过最近几次对战训练之后,清雯不再如之前那边天真。震魂术始终开着,除了是继续激发潘怜心中的怒气之外,还一直探测潘怜的情绪。

    哪怕她已经怒气满满,但每次只要清雯一靠近绾青丝埋藏之处,潘怜的心神就会十分激动,或许是愤怒让她丧失了控制心中情绪的能力。

    故而,清雯始终没有踏入陷阱,而且心中暗暗想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办法。

    ”潘怜,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如此狠毒。“清雯终于是忍不住发问,这一问,所有的不解,疑惑中还包含着对这位昔日的好友曾经的失望和愤怒!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潘怜狰狞着面孔吼道:“自大你一出现,邵安处处都向着你,让着你,就因为你救过他一命?你看不出来,难道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我还看不出来吗?”

    ”你在乱七八糟想什么?“清雯一手扶额,满脸无语。

    ”现在我和邵安没戏了,脸也彻底毁了,你开心了吧?“潘怜冷冷笑道:”他一直都不是真心对我!重前,他只爱剑!修炼重来都是背着我,剑法也从不与我说。可你尼?一出现,就在他修炼出了岔子的时候救了他,你看看你,这一年来,你们讨论修炼的次数有多少?而他和在一起的时候,嘴里也全都是你的数论,你的修炼方法,你的瞬发法术!

    最让我心寒的就是,他新得的那套威力巨大的剑法,连名字都不肯告诉我,要不是我给他送灵食,发现他偷偷摸摸在练,我都不知道他近日的突飞猛进,是因为得了一套了不得的剑法!

    我一再询问,他才不情不愿的告诉我那叫巨阙万钧剑诀。

    就这样!他还是待你不止一般的好!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把他这最厉害的剑法都教给你了!“潘怜越说越激动,红着眼,死瞪着清雯,恨不得瞪穿她一般。

    ”那日数论考核,我本想把那枚玉简还给你,可鬼使神差的,我神念透进去,一下就看到,你刻出来的,所谓的‘巨阙万钧剑诀修炼记录‘“

    ”那只是个误会,他其实一直“——”够了!我不想在听你说,你有多了解邵安,多明白他的心意,多知道他的秘密,我和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我还要为他背负骂名!这一切明明都怪你,凭什么你一出现,你就要夺走他!“

    潘怜一把扯下绾青丝,连肉带皮!

    清雯已经停止了施展催生术,此刻正是剥除它的唯一机会,潘怜既然用它,自然知道它的相关习性。

    “本以为筑基的我还能胜你一筹,没想到你失了筑基丹,都还能筑基!如今,是我除掉你唯一的机会,我不会心慈手软的。”潘怜浑身出现莫名纹路,忽明忽暗。

    清雯此刻双目睁圆,不禁脱口而出:“人体刻阵!潘怜,你疯了,这样你还是人吗?快停下!这可是禁术!”

    “太晚了。谁叫你过不了心中那道坎,非要听我说完这一大段话呢?不然,我还没时间激发此阵。现在,该轮到你生不如死了!”

    潘怜浑身烈火缭绕,这是阵法使得她木之灵气生火之烈焰!

    。。。。。。

    “有点意思。冯公子,你的人竟然在偷偷修炼禁术。依照我派门规,该如何处置?”温思仁终于是有些动容。

    没想到禁术都出来了,果然每一场试炼大会,都会出点有意思的东西,真有意思,温思仁终于是想认真一点了。

    “要说禁术,温公子,你应该更了解吧。更何况,潘姑娘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不过与她有过几面之缘罢了。

    ”冯均天本来面色有些阴鸷,忽的缓和下来,有些随意的说到。

    “冯兄这么说,可是大大的误会在下了。”温思仁嘴角微起,“紫姝”

    “在,公子!”一身着淡紫衣的侍女出列。

    “你的镜影术修的怎么样了?可达’无声无息‘的境界了?”温思仁看似突然在问候自家侍女,话语中,却意有所指。

    “已到,且这几日一直在运功着,不曾停歇!”紫姝声音清丽,然在某些人听来,却那么的令人烦闷。

    “放肆!你家公子没问的话,岂容多嘴!”

    冯均天眼神示意自己这边一人上前说话。

    “没想到温家还有这么不守规矩的侍女。温兄,游家的前车之鉴才堪堪过去一年,你不会想温家也有个胡言乱语的的丫头吧!”冯均天假模假样的说着。

    “这是自然!不过冯兄,这潘姑娘前几日跟你大闹的那一场,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的。悠悠之口,传来传去,多不好听啊。”温思仁也示意紫姝下去。

    “一群筑基都难的弟子,有什么可在意的。”冯均天不以为然。

    “是吗?那看来我的话,冯均山,你也不在意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台下众人,只觉一股威压直逼而来,空间似融化一般,忽见一行人凭空出现。

    “见过执法主使。”众人皆行拱手礼。

    而此时本来用于传影的水面却似被投石一般,波纹乍起,画面破碎!

    这是!

    众人皆惊。

    风,呼啸而过。清雯死命飞奔,虽然她早已认不得路。

    该死,怎么总在转圈圈,这里来个人也好啊!有人在用禁术欸。

    嗤!有腿边茅草火焰突起,即将烧到清雯。此刻她绑在脚上的旗子大都散落。

    本来清雯意欲借此让潘怜停下追杀,毕竟,在试炼之中,这个东西可是和排名有关,潘怜不可能不想要。

    然而潘怜却不为所动,一股脑的想捶爆清雯。

    可恶,怎么没完没了,她不怕烧的慌吗?

    清雯不顾旗子散落,值得无奈奔逃,这短短的几瞬间,她好几次都差点被烧到。

    难道真的要用那一招吗?清雯也不确定能否可行,此刻潘怜脚下一股遍地都是旗子。

    嗤!嗤!嗤!

    三个!不管了,躲不了!

    死马当活马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