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攻略的反派都黑化了 最终章:愿世间温柔

    作者:来个小甜饼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5-12 22:00:57

    “那要是你梦见十七八个的小孩儿,你还要生十七八个?”

    燕无归越说越上头,等一串都说完看见云觅面色沉沉,立马闭了嘴,再一看她泪眼盈盈,燕无归眉头一皱,脑子还没思考完这是不是苦肉计、美人计,嘴已经不停劝的开口了:“你想生就生吧。”

    “谢谢老公。”云觅往他怀里一缩,尾调都透着愉悦。

    燕无归脑子里的弦啪的断了。

    果然,被演了。

    燕无归从那天后,就特别喜欢给云觅的祖师爷们上香。保佑云觅千万别怀。一次中招的几率虽然不大,但绝对也不少。他天天买最好的贡品,烧最虔诚的香,直到云觅欢天喜地的把两道杠的验孕棒放在他面前的时候,燕无归有种想要砸了祖师爷塑像的冲动。

    迷信果然不可信。

    燕无归用肉眼可见凶残的表情回应着该死的人生。

    他一向预感很准,这次也不例外。

    云觅两个月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开始作妖,有几次要滑胎的征兆,多亏燕无归始终在身边照料,逃过一劫。

    月份久了,胎稳住了,可是云觅总是会做噩梦。各式各样的。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孩子都还没出生呢,就已经占据了云觅全部。

    “我昨天晚上梦见那个小姑娘来找我玩了。”

    云觅梦中的小姑娘把头发梳成两个小包子,粉雕玉砌,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云觅很有敌意。

    “她问我之前为什么要把她丢掉,这次会不会依旧丢掉她。”

    云觅摸着肚子,心情是显而易见的不好,笑得有些牵强:“有点难过。”

    “别想那么多。”

    燕无归跟她抵着额头,轻声道:“既然你要生下她来,那我就给你保驾护航,孩子不会有事的,不会弄丢的。”

    话虽这么说,可是云觅还是夜夜噩梦缠身,她梦到了很多人的面孔,各式各样,眼神不一。他们有的目光尖锐,有的目光温柔的不像话,有的带着光芒。

    云觅早产了,早产大半个月。

    她已经很好的在照顾自己,照顾孩子,可事情就这么弄人且莫名其妙,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不能剖腹,只能靠自己。

    燕无归走进手术室的时候只看到半张床都是鲜血,云觅的脸色苍白,旁边的护士医生都忙成一团。

    血崩,止不住。

    孩子再不出生会被憋死的。

    “无归。”

    云觅很平静,比什么时候都平静。

    燕无归给她擦着额头的汗,手在抖:“我在。”

    “我好像去了一个地方。”云觅的眼神有些空洞,说道:“那里有好多死人。”

    “你别胡说。我们医院磁场好,能跟死神多抢一分钟。”

    “他们好像……”

    云觅这话还没说完,一歪头没声了。

    燕无归咯噔一下就听到旁边的护士喊了一声:“生了!终于生了!”

    只要孩子出来了,那其他的事情就还有得救。这就是燕无归的专业了。

    他真是无比庆幸当初选择医学的决定。如果不是这个决定,现在的他就只能呆坐在门外,祈祷着上天。

    云觅有惊有险,最后还是活下来了,只不过身体亏虚的厉害。

    孩子在保温室,她在特护室,母女俩待了两个月才珊珊出院。

    燕无归问她那天在产房里想说什么,云觅沉默两秒,只说一句忘了。

    小姑娘云觅起名叫希世,燕希世。从名字里都透着娇贵,彰显着她会享有世间独一无二的宠爱。

    寻常家的孩子三岁就能言语,她硬生生挨到了五岁才开口说话,原因不明。学会的第一个字不是妈,不是爸,而是弟。燕无归一直以为她说的是爹爹,可燕希世知道,她想说的分明是弟弟。

    因为是早产儿,燕希世的身体一直不好,好在有一个能妙手回春的父亲在旁调理。

    燕希世回想起幼时的记忆,总是缠绕着药香,还有雾气朦胧后一个陌生的男孩子。

    他总是会趁着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出来推着她的摇篮床晃一晃。

    后来,她身体好了,那个男孩子也不见了,就好像这一切只是她做了一场朦朦胧胧的梦。

    “宝贝希世,今天的早餐是三明治哦!”

    云觅从微波炉里拿出来温好的速食,半点没有自己起晚了所以没做饭的愧疚。

    明明已经三十几岁了,她的母亲容颜还如少女一般,只是隐隐透出来的气质更显风韵。

    她母亲是个见过就难以让人忘怀的漂亮女人,所以燕无归看见她时总是很惋惜,说她没能成功继承到自己母亲的貌美。

    得了爱情滋润的女人眼尾还流露着缠倦。燕希世习以为常的移开眼,抓起来温热的三明治挎着包就要往外走。

    “等等!还有牛奶!”

    云觅拿着玻璃瓶灌好交给少女,招了招手:“放学见。”

    燕希世点点头:“我走了妈。”

    燕希世更像燕无归多一点,虽说生了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可气质清清冷冷,也不太喜欢过多说话。

    燕希世不觉得今天有什么值得庆祝的,虽然大家都在祝她十八岁生日快乐。

    从今天开始,她就要成年了。

    燕希世收了众人的礼物,照例说了谢谢,然后强调着说道:“你们的礼物我会转交给我母亲的。”

    她不是妈宝,只是从来不过生日,因为燕无归打小就给她灌输,为了生她,母亲受了多少苦。所以她生日众人最该感谢的是她母亲,拼死将她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本该是稀疏平常的一天,然而燕希世在恍惚间瞥了一眼楼下,怔住了。忽的她推开了众人,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

    面对着陌生的容颜,燕希世开口却格外的熟捻。

    看到她身影本要走的少年顿住了,背着手松垮垮地转过身,语气甚是调侃:“看起来过得不错。不像是受虐待的样子,那我就放心了。”

    “我今天十八岁了!”

    燕希世还微微喘着气,半响说道:“有些话我一直想跟你说来着,但是我找不到你。”

    少年歪了歪头,带着疑惑。

    燕希世抿了抿唇:“谢谢你。小时候一直守护在我身边,陪我玩,帮我赶走那些鬼魂。现在我已经看不见那些东西了,身体也好了很多,我也遵守了你的诺言,这些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告诉爸爸妈妈的。虽然我觉得就算告诉她们也不会被当成异类。”

    少年愣了愣,哼笑了一声,小声嘀咕了一句:“这该死的洗刷不尽的血脉天赋,这种幼时琐事还能记得一清二楚。真令人讨厌。”

    “你说什么?”燕希世没听明白。

    少年挑着眉仰起头:“没什么,成年快乐。”

    少年摆摆手,撑着树一跃而上。

    “喂,守护神,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燕希世着急地喊出了声,树冠上的少年垂下头,两双极其相似的眸子对视着,半响,他说道:“铭云。燕铭云。”

    “那,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燕铭云移开了眸子,看向远处已经升起的朝阳,笑了一声:“才不要。我讨厌你。”

    燕希世过得很好,是他永远不会得到的好。从名字就能看得出来。

    当初的燕无归给他起名叫铭云,说白了只是爱屋及乌,孩子只是他爱云觅的一个附赠品,无关紧要。

    如今的希世,是他们的稀世珍宝。

    独一无二。

    真讨厌。

    从来不会给燕希世过生日的燕无归给她举办了浩大的成年典礼,虽然,参与者只有母亲道观的徒子徒孙以及自己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这些至亲。

    云觅喝了几盅酒坐在角落里,恍恍惚惚看着自己的女儿。

    “又喝多了?”

    燕无归伸手摁在她的额头,慢慢的揉着,帮她舒缓醉意。

    云觅摸索着攥住他的手腕:“燕无归。”

    “嗯?”

    “你说你像反派多一点,还是我像反派多一点。”

    燕无归眸子一缩,蹙了蹙眉:“怎么好好提起来这个?最近又看了什么奇怪的剧?”

    “嗯,是啊。”云觅扯着他的手指在嘴里咬了一口:“我在想,你要是反派的话我花一辈子攻略你值不值得?”

    “结果呢?”

    “一辈子大概是不够的。”

    云觅的眸子里满是清明,仰头看他:“你难缠,得生生世世才好。”

    “这话不应该我来说吗?”燕无归挑了挑眉,“明明,你更像反派多一点。”

    “我哪有……”

    “这真不是你今天早上胡搅蛮缠非说我耽误你起床的时候了,你看你那个样子,哪有一点正人君子的德行?”

    “行啊你正人君子,你今晚别爬我床……”

    这边正吵着,那边道观的徒子徒孙推着两个蛋糕缓缓走了进来。

    那蛋糕上的字样,一个写着:十八岁快乐;一个写着:事事如意,铭记于心。

    云觅望了一眼那事事如意的蛋糕,又朝玻璃窗外看了一眼,眸光温柔。

    【番外也算告一段落啦,指路WB:给我来个小甜饼呀。欢迎小可爱们来找我玩,江湖有缘再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