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无情逍遥剑 第一百零七章 人逍遥,剑无情(四)

    作者:完美组合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0-06-06 13:27:29

    四个人到了跟前,一字排开,兰婷、明阳皆有风霜之色,张笑川看向她们,唤了一声,“兰婷,明阳。”见她们正对自己怒目而视,任无悔与新田一郎脸上的愤恨之色更浓,张笑川既羞且惭,没有再说什么。

    “你们不是一直要找他吗?你们不是都要找她报仇吗?”刺耳的话音传来,张笑川见是李若冰,心中颇为不喜。她在几个人身后斥问着,“难道你们的报复是假的?难道你们这些年来,所受的苦和委屈都是假的?”几个人听了她的话,神情都是一凛,又向前行了几步。“小妹妹,你怎么还不过来!”李若冰又向着人丛中喊道。冰倩听了,从人群中踱步而出。“冰倩,你要干嘛!”叶飞见她受人蛊惑要与张笑川为难,又是着急,又是担心。“我去去就来。”冰倩说得轻描淡写,叶飞心里愈加不安。“不要。。。。。。不要与干爹为难,好不好?”叶飞恳求道,冰倩点了点头,向他微微一笑,示意他大可放心,然后大步向前走去。

    张笑川知道自己对她们不起,更不愿她们在这样的档口横生枝节,只好硬起头皮向她们说道,“咱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好吗?”张笑川向她们请求道,态度极是诚恳。“不好!”兰婷、明阳一口回绝。“多年以来,你只顾自己逍遥快活,哪管别人死活?”“就是,现在知道求人了,晚了!”兰婷、明阳因爱生恨,时日愈久,恨意愈强,任无悔与新田一郎间接受害,伤得更深,他们心中隐隐生恨,恚怒异常。待冰倩走上场来,几个人互望一眼,便即会意,舞动宝剑,把张笑川围在了当中。

    张笑川怎肯与她们动手,他左闪右避,几个人也奈何他不得。她们见张笑川不与自己动手,认定了他心存轻视,更增气恼,是以呼喝拼斗更烈。柳承宗见她们缠住了张笑川,心中大喜,纵身向龙在天扑去,二人又斗在了一起。张笑川一边闪躲,一边向柳承宗与龙在天靠拢,偶尔得便就向柳承宗递一两剑,虽未用内力,柳承宗也不得不防,这样一分心,在龙在天手下自然落了下风。柳承宗又气又恼,却苦无良策。张笑川贴着柳承宗、龙在天身侧闪避,兰婷等人识得厉害亦不敢靠得太近,一个个直气得咬牙切齿,怒火更盛。李若冰见柳承宗再难扳回有利局面,知道全是因张笑川让他分心所致,又见兰婷等人奈何张笑川不得,她又急又忧,突然计上心来。

    李若冰向着五人大声喊道,“妹妹们,他这样轻视尔等,你们还客气什么,何不断了他的念想?一了百了!”张笑川听她说得这样恶毒,心知不妙,有李若冰在一旁煽风点火,不知会惹出什么祸事。兰婷等人听了李若冰之言,不解其意,眼巴巴地瞅着她,等她详加指教。李若冰向着李雪瑶立身之处轻轻一指,众人随即会意,一起向李雪瑶纵跃而去。

    张笑川见状大急,忙抽身向五人赶去,嘴里大声喊道,“使不得,使不得!”兰婷等人见张笑川在身后追来,纵的更急。经李若冰一点醒,她们马上迁怒于李雪瑶。她们决意要给李雪瑶一点教训,怕张笑川相阻,她们齐齐向李雪瑶挥出了一剑。李雪瑶虽不会武,却也与张笑川一起经历了些许风浪,见几个同时向自己奔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也不甚惊慌。她带着些许讶异之情,看着她们离自己越来越近,而张笑川紧跟在她们身后,她安静而又好奇地看着这一切。

    五个人离着李雪瑶还有一段距离,便即裹着长剑跃起,她们本意是要吓她一吓,也不想让张笑川有所拦阻。待跃起之后,众人见李雪瑶面色宁定,她不闪不避,更不招架,见她如此神情,料想她不会武功,再见了她的容貌,心里颇觉不忍,忙撤招收剑,但为时已晚。

    “嘭”地一声大震,李雪瑶的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飞出去,撞倒了好些人,才跌落在地。“不。。。。。。雪瑶!”张笑川如疯如狂,大声地嘶吼着,纵跃到了跟前。众人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龙在天与柳承宗相斗正酣,响声、喊声大作,也被惊得停了下来。

    张笑川眼里噙着泪水,蹲下身子,把李雪瑶抱在怀里,大声地呼唤着,“雪瑶!雪瑶!”李雪瑶的头低垂着,一动不动蜷在他的怀里,胸口一个大洞,汩汩流着血水。张笑川用手给她捂住,血水顺着他的指缝流了过去。张笑川手掌抵在她的背部,想以内力把她救醒,却只是徒劳。她的身子越来越凉,张笑川的心也越来越冷。他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他心痛如绞,悔恨万分,嘴里喃喃地说着,“雪瑶,是我害了你!我不该带你一起走,是我害了你!”场上很静,众人连呼吸都很小心,深怕打扰到他。此时,众人能听到的只有张笑川的低语,还有轻声地啜泣。

    “雪瑶,是我害了你啊!”张笑川突然撕心裂肺地嘶吼了一声,有的人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抱着李雪瑶,慢慢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向场中走去。兰婷等人,怎知会闯下如此大祸,一个个早被惊得呆了,待见了张笑川的神情更是惊惧不已。张笑川一步步向她们走来,她们竟不知闪避。张笑川的眼神,甚是吓人,她们看着他抱着李雪瑶行了过来,呆呆地不能移动分毫,更不敢看向他的眼睛,她们闭上眼睛,等着可怕的事情发生。

    张笑川的嘴里喃喃地说着,“雪瑶走了,我也不活了,你们动手吧!”他的头发已经散乱不堪,须发戟张,见她们低眉垂首,张笑川大声吼道,“你们动手啊!你们为什么还不动手!”约莫有一刻钟的时间,所有的人都沉默着,空气极其压抑。张笑川不再理会她们,径自向前行去, 兰婷、明阳被他撞了一下,险些倒下,冰倩和任无悔忙把二人扶住。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李若冰见张笑川披散着头发,又是如此可怕的神情,见他一步步向自己逼近,她这个始作俑者,更是惊惧,疯了似地跑掉了。

    “张将军,请节哀!”张笑川走过身旁,龙在天见发生了如此意外,怕他受不了刺激,心中极是不忍,出言相慰。张笑川默默地走过他的身侧,目眦欲裂,恶狠狠地盯着不远处的柳承宗。柳承宗被盯得直发毛,嘴里念叨着,“冤有头,债有主,张将军,这事和在下没半点关系,你可想好了。”他一边说一边向人群中退去,做好了溜之大吉的准备。张笑川一步步逼近,柳承宗一步步退着,始终与他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柳承宗怕张笑川心智失常,这时候要是被他缠上,后果不堪设想。

    突然,人群中发出了一片惊呼,接着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张笑川慢慢地转过身来,许多人已经飞奔而至,有龙在天、冰倩、周一鸣、小叶子,还有少林众僧。

    只见叶飞胸前衣服已被鲜血浸染,他身体微微抽搐着,甚是痛苦。小叶子呼唤着,“儿啊!儿啊!”扑倒在他身边。“叶飞,叶飞”,冰倩拉着他的手,急切地喊着,叫声中充满了绝望。张笑川冷冷地看定了汪天。汪天面目狰狞,“嘿嘿嘿”冷笑着,他的笑略微带着得意,伴着失望,透着恐惧。他慢慢地向后退了几步,想发足狂奔,却没有勇气。

    叶飞的身子猛得抖了几抖,小叶子撕心裂肺地哭嚎起来。冰倩也喊着叶飞的名字哭个不停。变故又生,人们都惊疑不定,默默地看着,有的人不免深感惋惜。张笑川的心冷的要命,却已经不知道了伤痛。片刻之间,他最心爱的人,最亲近的人,相继惨死,都是因他而起。此刻,他好想,他的目光能够杀人,他的心无比沉重,脚亦沉重,似乎什么都不会了。

    突然,小叶子,站起身来,猛得揪住了汪天胸前的衣衫,大声质问道,“你为什么杀死了自己的儿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汪天偷袭不成,却杀死了小叶子的儿子,多少带一点歉然之意。“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啊!”小叶子两手捶打着汪天的胸脯,哭喊着说道。汪天知道她受了刺激,她不会武功,被她捶打几下并无大碍,便也由她而为。“你知不知道,你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小叶子疯狂地扯着他的衣襟摇晃着说道。汪天见她反反复复总是说自己杀死了亲生儿子,心里略略起疑,忍不住问道,“你说他是我儿子?”小叶子点了点头,悲愤地说道,“他是我们的儿子,却被你狠心地杀死了!”她哭喊得极其伤心,让人听了肝肠寸断。汪天忍不住不信,却不死心,上前揪住周一鸣的领口问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汪天心里极其矛盾,既想知道结果,又怕知道结果。周一鸣同情的看着他,点了点头。汪天无力地松开了手,望了望带血的双手,“天啊!我杀死了自己的儿子!”汪天大叫一声,抱着头冲出了人群。

    小叶子回过身来,扑在叶飞身上,悲悲切切地哭了起来。冰倩也伏在他身上,悲伤难抑,想到二人好不容易冰释前嫌,转瞬间却已阴阳相隔,几次伤心地晕了过去。张笑川抱着李雪瑶的尸身,呆立当地,他神情麻木,大脑一片空白。死的是别人,仿佛也是他自己。初时,还伤痛不已,渐渐地却没有了知觉。少林众僧、龙在天等人护卫在他们周围,全神戒备,以防柳承宗等人突然发难、再生不测。

    柳承宗见他们乱作一团,无暇他顾,忙提高了嗓门向场上的人喊道,“众位英雄,先灭少林,再毁丐帮,扬名立万,只在今日,大家还等什么?”经他一声呼喝,顿时有数十人窜了出来,直奔少林众僧、龙在天等人而去。在场之人,原来本有柳承宗邀约来的不少帮手,经他一呼,便即窜上场来。其余人众,有不少人受了鼓动,跃跃欲试,也有不少人还在谨慎地持观望态度。

    此时此刻,形势万分危急,净尘见状,急忙喊道,“少林弟子听令,结罗汉阵!”此言一出,场上的数十名少林僧众,行动异常迅速。他们五人一组,把敌人分隔包围,团团围定。阵法启动,少林众僧手持器械,动起来如行云流水,动作迅捷,令敌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静下来,稳如山岳,敌人极难突破。这一个个小罗汉阵,如蟒蛇盘成蛇阵,首尾相应,没有一丝一毫破绽。一经启动,罗汉阵威力立显,不一会儿,便有十几人伤在阵中,也有不少人勉力支撑,突不出去。偶有厉害的人物也能觑中时机,伤毙一两名寺僧。

    柳承宗见形势对己方不是非常有利,有许多人还在观望,他又急急地喊道,“今日少林,守备空虚,吾等有备而来,奈何有如此多的英雄还在观望,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大家并肩子上啊!”许多人本就在摇摆不定,经他一呼,又不见少林寺僧众有援手到来,一些人胆子便壮了很多,又有几百人闹闹嚷嚷地冲向场中。净空等人见了,忧急万分。今日一役,事关少林百年兴衰、荣辱存亡,净空、净尘、净凡等人神色肃然,也做好了拼死护寺的准备。净空向净尘低低地吩咐了几句,净尘点了点头,突然发出一声清啸,远远地传了出去。少林寺寺门突然大开,从里面涌出百十号人来,从广场两侧树林也涌出百十号人来。一百多人一字排开护住了寺门。一百多人飞奔纵跃,九人一组,共十二组,一百零八位少林僧人,瞬时间结成了大罗汉阵,把数百人众围在了当中。阵中僧人,纵横驰骋,整齐有序,十分从容。

    众僧同诵了一声佛号,阵法马上启动,霎时间,场上劲风排空激荡,僧衣乱摆,被围之人,但觉眼前一花,紧接着全身都感受到了无数股无可形容的潜力压迫,宛如暮然投身在一个极大极急的漩涡之中,身不由己地跟着旋转,旋转着直到沉没下去。原来,这大罗汉阵暗蕴着一种极为强劲的力量,犯者必死!天下任何高人,被困在此阵之中,心理上先自怯了,纵然有盖世之勇,也难免落个精疲力竭而束手待毙的下场。这大罗汉阵一经展开,群攻之势连绵不绝,如车轮滚滚,势不可挡,威力比小罗汉阵不知大了多少倍。场上顿时哀嚎惨叫之声不绝于耳。阵中之人人人变色,识见之士个个心惊。

    柳承宗知道胜败在此一举,容不得片刻拖延,他马上与林正杰等人一起分头行动,齐齐大喊,“少林必败!”“少林寺精锐齐出,再无他人!”“咱们里应外合,齐来破阵!”“扬名立万,共灭少林!”柳承宗邀约之人,跟着一起大喊,其势汹汹,不少人被他们一鼓动,热血上涌,纷纷鼓噪呼喝上场。场上的局面,越发混乱,几近失控。净尘、净凡等人迫不得已,开始向来犯的江湖之人痛下杀手。

    张笑川呆立了良久,周围人众都在作对厮杀。突然,一股热血溅到了他的身上,脸颊、脖颈上沾染了不少。血腥之气甚重,张笑川突然猛醒,见场上大小罗汉阵运行如风,阵中不断有人发出惨呼。阵外的人众三三两两的相斗比拼,又有好多人鼓勇呐喊,如潮水般涌了过来。柳承宗一方声威大振,他们与阵中被困之人形成了对少林众僧的包围之势。拼斗的双方各不容情,皆使绝艺,惨呼之声不绝于耳,伤亡甚是惨重。张笑川热血上涌,血脉贲张,他轻轻地把李雪瑶放下,他突然暴跃而起,跃入了人群。他异常狂怒,情绪失控,腾挪跳跃,如入无人之境。虽然手中已丢弃兵器,却不影响他杀人。他拳打足踢,如虎如狼,其势猛不可挡,与他照面之人,当者立毙。不一会儿,十数人毙命在他手下。见他如怒如狂,哪个还敢近身,见了这凶恶的煞神,人们纷纷走避,动作稍慢,被他追上,立即毙命。即便是柳承宗、班智达等人,见了此等情形,亦不敢上前稍抑其锋,深怕一不小心被他缠上,再难摆脱,甚至会危及性命。

    张笑川狂怒不已,悲情更甚,虽稍有宣泄,但这样一来,气血运行更快,大大伤身。他冲杀了一阵,突然,“哇”地一声,吐了一大口鲜血出来,身子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柳承宗见了,忙呼喝众人上前围攻,他却远远站在一个土丘上指挥。张笑川身体渐渐不支,有人瞧出了便宜,欺身猛进,却被张笑川奋起余威,又毙了两三人。其余人众知道保命要紧,这个便宜不是那么好捡的,还是让与别人为是。柳承宗一边伤人,一边呼喝指挥,时刻观察着场上众人的一举一动。他见场上的形势对己方越来越有利,心中忍不住暗自得意,随即兴奋地大声喊道,“少林马上就要败了,大家加把力,我们凯旋庆功。”想到能把武林的泰山北斗灭了威风,又能消了自己的心头之恨,柳承宗愈发得意,要不是众人还在以死相拼,他忍不住就要手舞足蹈起来了。

    蓦地,喉头一紧,有人在身后用手臂箍住了自己的脖子。柳承宗心下一惊,忙用力狂挣,却哪里挣得开。那手臂坚硬似铁,力大无比,柳承宗推之不开。他在那条手臂上挠出了一道道淤痕。那手臂如钢似铁,愈收愈紧。柳承宗被拖倒在地,仰面朝天,他看见了汪天狰狞的脸。汪天阴沉着脸,咬着牙满力使着。柳承宗想呼喊,喉头“呜呜”了几下,却发不出任何声响。他想跪下来求恳,汪天哪里会给他机会。汪天对他看也不看,只顾咬牙切齿地使出全身的力气。其余诸人都在打斗,没有余暇顾及这一变故。柳承宗双手乱抓,双足乱蹬,折腾了好一阵子,渐渐地没有了反应。汪天紧紧地勒着他的脖子,丝毫不敢放松,直到柳承宗双眼翻起,瞪得滚圆,他的身子一动不动了,汪天实在没有了力气,才慢慢地松开。汪天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既兴奋又紧张,心里颇不放心,待体力稍复,他想起柳承宗对自己的种种。想起柳承宗强行断了自己的尘根,这是此生对自己最大的羞辱;想起自己误伤了亲生儿子性命,亦是拜他所赐。汪天恨意难消,突然跃起,双手猛得插入了柳承宗的胸膛,一把抓出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柳承宗的身体,一动不动,汪天“哈哈哈哈”狂笑而去。

    到了这时,人们方才注意到这一变故,班智达与龙在天斗的正凶,听到了汪天的狂笑,班智达大惊,龙在天也惊疑不定,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两人随即罢手。已经不见了汪天身影,班智达远远地望见柳承宗躺倒在地,心里更惊,忙向他飞身急掠而去,前去查看。柳承宗胸前一片血肉模糊,双眼怪翻,早已毙命。班智达心里暗叫不妙,急切之间向场上看去,见有些人已经罢斗,好奇地看向这里,还有不少的人兀自缠斗不休。

    汪天杀死柳承宗之后,那声怪笑,许多人都听到了,有些人见情势不紧,便停下来观望;有些人,明知道变故又生,但被对手缠斗,性命攸关,岂肯罢手;被罗汉阵围定之人,顷刻间便有性命之忧,困兽犹斗,更无心他顾,是以许多人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班智达知道今日大事难成,心中默念,愿相斗之人莫要停手,斗得两败俱伤,亟盼奇迹发生。

    此时,张笑川已经精疲力竭,他的身子摇摇摆摆,随时就会倒下,见了此等情景,知道他再无余力,七八个人吆喝一声,一涌而上,快速地围拢过来,纷纷递出了兵刃。突然,一条长鞭卷了过来,“劈劈啪啪”,地猛抽一阵,并带起了阵阵尘烟。那些人莫名其妙地挨了鞭子,心里正自暴怒,转过身来,瞪着眼正要发作,却一个个软瘫在地。其余人众见了,瞠目结舌,脸现惊惧之色,深觉不可思议。这时,一队黑衣武士蜂拥而至,他们猛力砍杀,冲破了人群,到了张笑川跟前,把他护在了中间。紧接着,张笑川看见了两张美丽而亲切的脸,他再也支撑不住,只想昏昏睡去,他的身子缓缓地倒下,两个人同时出手扶住了他。

    “柳承宗死了,柳掌门死了!”突然有人喊了起来,这样一喊,许多人都停了手,他们看向柳承宗的所在,果然见他已经躺倒在地。柳承宗是这些人的首脑人物,他一死,人心便即离散,待见到对方又来了强援,一个个逃命要紧,众人一哄而散,片刻之间,除了伤重的和被围困的,其余众人走了个干干净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