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牛奶与巧克力 4.0,破浪时节

    作者:陈文旧韵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19-10-17 01:03:30

    2021年11月1日。

    程妙心做了一个梦,梦见爸爸正在床头给她讲着物理学的精妙。这时突然地震,房子都摇晃了起来。

    爸爸奋力地把床拖到墙边,做成一个安全三角地带,守护住程妙心。自己却被咚咚咚声音中不断落下的石头给压住了。

    “爸爸!”

    程妙心惊醒了过来。

    “咚咚咚”的,却是敲门的声响。

    “程妙心!”程可在门外喊着,“虽然今天请了假,但你真能睡。科技节决赛你也要迟到吗。”

    决赛当然是不能迟到的,来不及从梦境里彻底回过神,一件件需要立刻去做的事情已经扑进了程妙心的脑中。

    刷牙,洗脸,换衣服,估计又会有直播,所以必须带一件特别的衣服。

    辗转着终于又来到星岸智慧广场,在形似保镖的工作人员一路护送下,兄妹两人才从媒体记者的包围中顺利进入挂着“上海市青少年科技节总决赛”条幅的主赛场。

    决赛的主赛场是一个类似演讲厅的扇形下沉式无立柱大厅,看上去能够容纳好几百人。

    但是在主席台的区域,不是开会的桌椅或者发言台,而是一块巨大的屏幕。

    几个工作人员正忙着调节支架,使屏幕竖立起来。

    “高三点五米,宽五点五米。”程可根据工作人员的身材比例估计着,“今天要在这里演示作品。”

    “牛奶与巧克力,请跟我来。”工作人员小姐姐唤着两人,把他们带到了靠前排的参赛选手座位上。

    “程可,程妙心。”那是叶嘉良,没有起身,只是坐着随意地叫了一下他们的名字。

    “叶嘉良,你也晋级了?”程妙心惊讶道。

    叶嘉良身旁的其他队员不高兴了:“我们可是资格赛评分的冠军队伍!今天也是十个队伍里排在倒数第二个,也就是在你们之前展示作品的!”

    “程可,你都不看决赛队伍名单的吗?”

    “我……很忙,”程可慢慢转向程妙心,“我以为你会看的。”

    程妙心默契地笑了:“我也以为你会看的。”

    这时一位帅气的主持人开始宣讲决赛的比赛规程,兄妹两人赶紧入座。

    “今天的上海市青少年科技节创意编程决赛,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十支队伍在各自的比赛房间进行开发,时间为四个小时。

    “在第二阶段,依次在这个房间的显示屏上进行展示,展示包括十分钟作品讲解和十分钟模拟试玩。

    “下面,我们有请本次大赛的首席评审委员,霍弘文霍老师来宣布今天的比赛主题。”

    霍弘文走上台接过话筒,慢慢地扫视了一下十支队伍的选手们,伴随着微笑,视线最后落在了程可和程妙心身上。

    “经过残酷比赛脱颖而出的选手们,大家好。

    “用半天的时间完成编程是很困难的。其实在资格赛和各区决赛时,大家也应该已经感受到,我们对创意与开放的思维更为看中,甚至远超过编程本身,所以今天的创意编程主题也是对大家创意的进一步考验。

    “今天的主题就是——扫雷。”

    此时下面逐渐泛起讨论的声音。

    “扫雷,它的规则极其简单,大家都很熟悉,所以这是一个以小见大的设计主题。”霍弘文继续道,“请选手们依次经过主席台,熟悉一下这块将会展示你们作品的大型触摸屏,然后去到自己的比赛房间。”

    选手们都站起身来,依次走过主席台,不时有人跳一下比划着自己能摸到的屏幕高度位置,或是测试着触摸屏的压力与电容触感。

    程可也摸了几下屏幕,还到屏幕后方用手机闪光灯照着仔细观察了一遍。

    到了熟悉的比赛房间,两人锁好手机和随身背包,这次是程可抢先拿起了比赛任务书:“找到了,这里有屏幕参数,电容触控,分辨率,感应强度设置方法……”

    “哥,这次又要先想一下别的队伍会怎么做么?”

    “我早已经有想法了。而且他们今天都没有留意一个地方,所以不会和我的设计重复。”程可完全不同于上一次的小心翼翼,“但是今天你会很辛苦。”

    “还是要画一堆素材吧。”

    “不止,上一次受时间限制,我们做的是无声版的游戏。但这次要在现场演示,必须有音效,我要用你的音乐天赋。”程可似乎又想到什么:“今天你带的另一套衣服是什么样的?”

    四个小时很快就过去,程可上传了程序,程妙心也换好了衣服并用一件小风衣罩住,两人相视笑了笑:“出发!”

    同样是由一个小姐姐领着,两人回到主赛场。此时场内已经是挤满了人,前两排的评委席,三到十排的选手席,更后方坐的是各支队伍的支持者们。大量的媒体记者也被放了进来,各式拍摄设备长枪短炮地拥挤在评委席的两侧。

    程可和程妙心刚坐到座位,就听到身后响亮的声音:“牛奶与巧克力!程妙心!程妙心!”

    两人回头望去,竟然都是同班的同学,原来比赛已经进行到了傍晚时刻,大家一放学就赶来为两人加油。

    这让程妙心激动不已,也向着他们大声地招呼。

    程可的注意力一直在主席台上,因为此时已经有队伍准备上台展示作品。

    第一个作品是左右两方的对战,每一次探路都只能打开很小的范围,然后可以向对方未被打开的范围埋设一枚地雷,直到有一方无处埋雷或者踩雷身亡。

    另一个作品修改了雷区的形状,以六边形的雷区配合上多种道具来提升内容丰富度。

    每支队伍都动足了脑筋,但是都逃不开触摸屏3.5米的高度问题,要么采用了辅助设备例如掌上迷你鼠标来实现全屏幕操作,要么只在1点8到2米的高度内进行表现。

    终于轮到了叶嘉良的队伍,他们的作品叫做《抢雷》,也只能在两米的高度范围内游戏。

    每一位队员都在手上戴了识别设备,在按动触摸屏时可以识别出操作人。五名队员依次按动屏幕,可以进行一次探路和一次标记地雷。最终要比谁正确标记的地雷最多。

    在试玩环节中,只见五名队员的标记雷数你追我赶十分接近。而每回合的限时时间越来越短,每回合十秒、每回合八秒、每回合6秒,带动着游戏节奏不断加快。

    “好机会!”一名队员见到前一人在探路后,屏幕上方留下了一个非常好的标记地雷机会,飞身一跃重重地拍向那个位置。

    “啊!”全场响起了女生们的尖叫声。

    大屏幕后的支架被压断了,整块屏幕斜躺了下来,刚才拍打屏幕的叶嘉良队友也摔在屏幕上滚落下来,样子非常狼狈。

    场内传来各种窸窣的声音在讨论着突发的状况,很多眼神也在偷偷投向程可和程妙心,开始担心起他们来。

    霍弘文赶紧带着两个工作人员上了台,仔细检查大屏幕断掉的支架。

    “霍老师,这个一时半会真修不好。”

    “那好吧。”霍弘文安抚了一下叶嘉良队伍,然后拿起话筒面向全场:“非常抱歉各位,因为这次意外,本场比赛不得不……”

    观众们已经忍不住躁动起来,这时程可却突然站起身:“霍老师!请问,能不能把屏幕完全放平?”

    霍弘文望向两位工作人员,得到点头确认后回答了程可:“可以的。”

    “那麻烦请放平屏幕并固定好,我可以展示我的作品。”

    在更加喧闹的议论声中,程可带着程妙心走上主席台,等待屏幕放平加固完成后,来到了屏幕旁。

    程可向着控制程序的老师点了点头,只见老师按动开关,运行了程可的作品。

    屏幕重新亮起,显示出淡淡蓝色的天空景象,有一些云似乎在慢慢飘动着。

    “哥,你确定可以哦?”

    “在熟悉场地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这块屏幕是可以躺平的,而且它由很多块屏幕拼接成,每块都标记了承重200公斤。”

    “那我站上去了。”程妙心脱掉了皮鞋,在程可的搀扶下,从屏幕的一角站了上去。

    随着程妙心脚尖的踏下,在她踩动的位置泛起了几道水波。

    “原来显示的不是天空,是映着天空的水面!”已经有观众忍不住叫了出来。

    似乎还不满足于这些效果,程妙心脱下那件本来就很好看的小风衣,抛到了一边,露出里面的另一件衣服。

    那是一件粉红色丝质的旗袍,穿着它的程妙心,慢慢从屏幕边角踩着一道又一道水波走向中间,让她在可爱与精致上又增加了高贵与淡淡忧郁的感觉。

    程可拿起话筒开始了作品讲解,这将大家的目光暂时拉了回来:“这个作品叫做《梦之旅》,既是源自扫雷规则的一个新游戏,也是一段美丽梦境的故事。”

    程妙心优雅地抬起脚,在屏幕上划了个半圆,打开了菜单选项,然后在“演示”、“困难游戏”两个菜单中轻轻地两下踩动了“演示”。

    只见一些细线将屏幕分成了很多正方形的小块,程妙心每踩动一块,就会在这个位置显示一个数字,而很多同样地数字,也会向各个方向弹出去,仿佛是为了防止那个数字被玩家踩到不容易看清。

    “这个游戏是扫雷的逆向规则,可以称之为避雷,从左下角到右上角,是我们追逐一个梦的旅程,但是有一个个的雷等着把我们叫醒。

    “每一步的走动,都会提醒我们在这里的周围位置,有多少个雷。然后我们要小心地避开,不能踩到这些雷。”

    随着程可的介绍,程妙心也继续优雅地走着步子演示如何避开雷向前走动。

    “如果,我们不小心踩了雷,就会结束梦境,回到现实中来。”

    程妙心此时故意踩向一个有雷的位置,随着显示屏上一阵让人眩晕地旋转,脚底的画面成为了城市的一处街景。

    程可继续着作品的介绍:“我设计了四个难度,入门级会始终显示走过的路径和路径上每一个位置的周围雷数;初级只显示路径,不再显示雷数;高级的除了当前脚踩的位置,完全不显示之前的路径和雷数。

    “至于困难模式,我将会在试玩环节,向大家展示这个模式。它除了高级模式的要求,还会随机选择一首音乐,从第十个音开始,需要随着音乐的节奏来踩动。

    “不论是踩到了雷,还是与音乐节拍差了一秒,都会跌回现实中,输掉游戏。”

    观众们开始发出一些赞叹声,程可走向主席台上一个略高的位置,方便看清整个屏幕,然后拿出耳麦戴上,向程妙心点了点头。

    程妙心也戴上了一只单耳的耳机,重新用半圆划出了菜单选择,这一次,她两下踩动的是“困难模式”。

    “困难模式启动,正在随机布雷……正在随机挑选音乐……”观众们第一次听到了游戏本身的声音,“请玩家走向梦的出发点。”

    屏幕一个角落的水面天空画面里开出一朵荷花来,程妙心小跳着步走进了荷花所在位置,她走的每一步,依然是道道水波。

    “梦之旅,启程。”屏幕远端的另一角,又开出了一朵花,那里就是梦之旅的终点,而细线也再次出现,展现出那几百个方格。

    “前,前,……”程可轻声指导着,他知道一开始不能太快,在之后的进程中,他不仅要记住路径、记住雷数、准确分析雷所在位置,更要能在节拍来临前准确地发出指令。

    程妙心也轻轻地走动起来,每走一步,除了周围雷数的数字飞散,还触发出一个浑厚的管风琴声音来。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在第七第八步的时候很多观众已经听出了这声音旋律。坐在几乎是会场最后排的程妙心同班同学们更是一齐大声地唱了出来为程妙心提醒节奏:“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同学们的关爱,让程妙心一瞬时感动到眼眶都湿了,但她还是咬紧牙,继续仔细地听程可的指令,也继续按照节奏稳稳地走出一步,又一步。

    “Hey Jude, don't be afraid。You were made to go out and get her。”伴随着悠扬的管风琴声,合唱的声音也越来越响,那分明是其他的参赛选手,媒体记者,甚至是评委老师们都跟着唱了起来。

    歌唱得越来越快,程可和程妙心这时是全场最专心致志高度紧张的人。

    程可持续准确地分析着雷区并有节奏地喊着指令:“退,左,上,退,左,左……”

    程妙心也是得益于多年的钢琴练习和格斗训练,精确地按照节奏走动着。

    “Na na na nanana na, nanana na, hey Jude...

    “Na na na nanana na, nanana na, hey Jude...”

    到最后这已经完全是全场在高唱,程妙心在闪转绕开最后几处雷后终于踏上了梦的尽头。

    屏幕上,一道焰火组成的路径再次走了一遍程妙心之前的游戏路程,所有的雷也都显出身来,化成了更大更美丽的焰火海洋。

    “牛奶与巧克力!牛奶与巧克力!牛奶与巧克力!”突然响起这个名字,那是同学们带头的叫喊。

    程可早已经满脸汗水,他终于可以调整呼吸,赶紧取下耳机深深地喘着气。

    程妙心也已经累到顾不上形象,直接瘫坐在了这巨大的屏幕上。

    全场都在满屏幕地焰火照耀中欢腾着,程妙心的同学们更是拼命从记者们身边挤出来,奔上主席台,爬上屏幕,簇拥着她庆祝。

    评委席上的霍弘文,早已经站起身,他稳重地拍着手,但是眼神里,只有台上还在喘着气地的程可。

    ——————————

    时间线:

    2021年10月,程妙心从妈妈的讯息中得知爸爸受伤。

    2021年11月1日,牛奶与巧克力闪耀科技节决赛。

    ——————————

    预告:

    “妙妙,其实你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孩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