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张枚在中殷州开凿运河,耗时并非他估计的三五年,甚至十年、二十年都没有完成。

    整整用了二十六年时间,耗费白银4400万两!

    他甚至连总督都没当上,只挂一个副总督的名头,全身心的投入运河工程当中。

    首先就是经费紧缺,原本预计1000万两足矣,谁知乱七八糟的状况出现,导致建设成本翻了四倍有余。

    什么状况?

    热带雨林气候,隔三差五暴雨来袭,工程经常被迫停止,而且暴雨形成的洪水也让人头疼。

    接着还有黄热病和疟疾,张枚已经准备很充分了,但疾病依旧在工人当中肆虐,死于这两种疾病的劳工多达上万人。

    最后一个问题,巴拿马地峡两岸,太平洋和大西洋水位有落差。

    延嘉皇帝被张枚坑得够呛,诸多投资者也被坑得够呛。由于百官坚决反对,不愿追加投资,巴莫运河工程差点半途而废。

    关键时刻,还是朱慈熤力排众议,以皇帝身份亲自站台。皇帝私库投资了一笔,工部和户部投资一笔,又吸纳大明的民间资金,以发放国债的方式填上资金窟窿。

    朱慈熤又从大明皇家学院,调派十多位物理门徒,前往殷洲重新设计方案。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最终方案,跟异时空的巴拿马运河几乎一致。

    运河西段不用多说,是地峡最窄、地势最低处,几乎不用考虑其他地方。而东段,依旧走了查格雷斯河,不是为了节省工程量,而是为了解决水位问题——雨季怕洪水泛滥,旱季怕水位太低,必须要造一个人工湖蓄水,同时还可解决海平面高度差的困扰。

    另一个时空的加通湖,是以查格雷斯河为基础,强行造出来的世界最大人工湖。

    这个时空,人工湖也被造出来了,以张枚的字号为名,叫做“昆山湖”。

    还修建了昆山水坝,宽30多米,长300多米,坝基皆为三合土打造,坝身直接浇灌钢筋混凝土。几级闸门的设计,采用中国传统方式,但又加装了蒸汽动力设备,开一次闸还得烧煤预热锅炉。

    钢筋混凝土,早在延嘉初年,就已经广泛用于城池和水利建设。

    杭州、广州、福州等大城市,由于人口不断增加,已出现许多四到六层的砖石水泥建筑。大量城市平民,自购或租赁住进楼房,似乎已领先欧洲两三百年。

    如果你看美国1920年代的影像,也会感觉很魔幻,中国还在军阀混战,美国已经建起摩天大楼。甚至在甲午战争之前十年,美国就已经有10层高的大楼,袁世凯还没称帝,美国就出现了55层的大厦。

    这就是科技领先时代的体现。

    当张枚再次回到北京,已经是60岁的老人,朱慈熤都驾崩好几年了。

    延嘉皇帝朱慈熤,庙号圣宗,谥号平帝。

    平:治而无眚(过错),执事有制,布纲治纪。

    圣宗平皇帝朱慈熤留下的大明,在册人口约2.3亿,这还是受制于连年天灾,否则人口早就突破3亿了。

    在朱慈熤治下,老挝正式建省,名叫“澜沧省”,设澜沧布政使司。吉林正式建省,名叫“泰宁省”,设泰宁布政使司,辖有黑龙江部分区域。海南和台湾,皆正式建省,名叫“琼州省”、“台湾省”。

    大量灾民和失地农民,都被移往台湾、海南、老挝进行开拓,在减轻国内矛盾的同时,又提升了这些地区的汉民数量。

    朱慈熤在位41年,不但带领大明走出天灾泥潭,而且朝廷的实控疆域变得更大,吏治稍微清明,商贾也被压制。

    继任者为隆佑皇帝朱和坣。

    隆佑,天赐洪福之意,实在是百官被天灾搞怕了,希望换个新皇帝能够有好年景。

    可怜的隆佑皇帝,他在位的十多年,正是小冰河时期最寒冷的十多年,就连海南岛都能积雪成冰!

    隆佑皇帝遵从先帝遗命,继续支持张枚开凿运河。

    但是,顺利凿通运河的张枚,回朝之后却无法入阁,因为大家都觉得他纯属浪费银子。不过毕竟老资格,又在殷洲苦熬多年,还是顺利补了一个工部尚书。

    张枚回京的第一件事,就是获准拜祭先帝陵,趴在朱慈熤坟前嚎啕大哭。

    巴莫运河通航之后,殷洲所产商品,通过大西洋直接卖到欧洲。汉人移民,也可通过运河,迁徙至北殷洲东海岸开发。殷洲的发展,就此狂飙突进,每年都能为朝廷带来巨大利润。

    隆佑皇帝朱和坣,并不显得昏庸,守成绰绰有余,甚至可称得上贤明君主。

    但他真的倒霉啊,在位十多年,全国性的天灾就有十多年。

    土地兼并愈发严重,大明国内疯狂内卷,地主将损失都转嫁到佃户头上。吏治也逐渐腐败,朝廷年年拨款救灾,可银子八成都被层层克扣。

    终于,在隆佑十一年,西北爆发大起义。

    此时大明的地方部队,吃空饷成风,常年不经操练,居然被义军打得丢城失地。最后,还是兵部左侍郎挂帅,带着先帝组建的西苑新军,终于将这场波及三省的起义平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山东、江西、四川接连出现起义,西苑新军疲于奔命,地方总督又难以应付,地方部队越整顿越烂。

    好在,总算还是挺过去了,大明没有亡于小冰河最冷的时候。

    但大明内卷得太厉害,无数百姓借钱买船票,朝着殷洲、吕宋、天竺移民,再次兴起规模巨大的移民潮。

    而且,大明的吏治几乎崩盘,起因就是每年赈灾款无数,引得官员们眼红大肆贪污。接着又是平息民乱,一打仗就军费无数,又引来文官、武将和太监贪污。贪来贪去,各个领域都开始贪,而且是肆无忌惮的大贪。

    但凡朝中有清廉忠义之士,也必定遭到排挤闲置,“众正盈朝”的时代正式降临。

    更可怕的是商人阶层早已壮大,官商勾结在一起,趴在朝廷和百姓身上吸血。吸国内的血还不满足,又去吸殷洲殖民地的血,贪婪到殷洲百姓难以忍受的地步。

    重光七年,西元1687年。

    盛州指挥使陈泰仁叛乱,拥兵数万自立为王,建国“大盛”。国土包括:墨西哥南部、危地马拉、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

    殷洲总督带兵平叛,还未出征,便被毒死,总兵岳成龙宣布独立,建国“大殷”。当地商贾支持其称王,但政体类似君主立宪,内阁之中设有议会。国土包括:哥斯达黎加、巴拿马、哥伦比亚、委内瑞拉。

    负责运宝舰队的海军总兵安贵,虽然顺利进入巴莫港,却不被允许上岸。这货在殷洲有妾室,干脆不顾国内妻儿老小,直接率领舰队北上,在墨州府宣布建国,国号“大墨”,舰队将领都成了开国勋贵。国土包括:墨西哥北部和中部。

    这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南北苏龙府的文官,皆被地方商贾杀死,居然宣布建立“苏龙共和国”。国土包括:厄瓜多尔、秘鲁和智利。

    山东流寇后代建立的大金国,得知这些消息之后,立即出兵进攻栎州府,想要吃掉栎州这个财富之地。

    栎州府的官民毫无准备,半个月就被占领,大金国又跑去攻打洪县,吞掉殷洲目前最优质的产棉区。

    大明东洋水师,几乎倾巢而出,带着上万官兵,前来殷洲平息叛乱。

    结果到了栎州港,大金国不让他们进行补给,更不愿意给他们修补船只。

    双方就此展开战斗,东洋水师海战获胜,而且赢得非常轻松,因为他们拥有蒸汽铁甲舰。不是风帆蒸汽混合动力船,是纯粹的蒸汽船,整个大明只建了十二艘。

    东洋水师的登陆作战也获胜,顺势夺回栎州府和洪县。

    顺带一提,由于没有激烈外部战争,这一百多年来,枪炮技术发展得并不快,只是略作改进而已。

    东洋水师,跟栎州府幸存的商贾交流之后,才知道墨州府及以南,大半个殷洲都已经宣布独立。海战他们肯定能赢,但陆战的敌人太多,根本不可能平息叛乱。

    水师将领们私下一商量,直接杀掉领军文官和太监。

    东洋水师提督李振宗,在栎州府自立为王,建国“大唐”,自诩为李唐皇室后裔,接着又顺势吞并新泉府。国土包括:美国西部沿海。

    李振宗修补船只之后,立即派遣心腹,带着舰队去拜会南方各国,跟那些新兴国家都达成默契。然后就坐船回琉球,把东洋水师的官兵家属接来,免得被朝廷攻入琉球问罪家人。

    得知东洋水师集体叛乱,朝廷果然出兵,派南洋水师过去征讨琉球。

    南洋水师早就收到东洋水师的密报,都是水师,自己人不打自己人。而且,东洋水师兄弟都建国了,咱们还愣着做什么?

    南洋水师提督宋旺,杀死文官和太监,直接原地建国,定都柔佛,国号“柔佛”。国土包括:马来半岛、新加坡、苏门答腊岛。

    大明君臣都懵逼了,请求东吁国王出兵相助,去弄死南洋水师那帮混蛋。

    此时的东吁国王名叫王澹,是王渊的八世孙。

    王澹果然出兵了,却不是攻打南洋水师,而是去攻打大明的澜沧省(老挝)。澜沧百姓非但不抵抗,反而组建义军,帮着王澹打官军。

    王澹吃掉澜沧之后,顺势攻占高棉。

    若非害怕消化不良,王澹甚至想去进攻交趾和云南。

    至此,夏婵这个丫鬟的后代,已经成为东南亚小霸王。国土包括:缅甸中部和南部、泰国中部和北部、老挝、柬埔寨。

    如此剧变,皆发生在三年之内,大明朝廷显然已离心离德,中央根本无法控制海外领土。

    王策的后人也趁机出兵,攻占台湾和琉球。国土包括:台湾、琉球、菲律宾、印尼(苏门答腊岛除外)、东帝汶、巴布亚新几内亚、澳大利亚、新西兰。

    此时此刻,西苑新军也已不堪用,朝廷派遣二十万大军,南下征讨东吁国,想要夺回澜沧(老挝)。

    王澹诱敌深入,都还没开始打仗,大明官兵就因气候问题,出现严重的非战斗减员。

    大明惨败。

    消息传回国内,云南农民率先起义。朝廷紧急从四川、贵州调兵镇压,谁知贵州也出现起义,然后山西、陕西、河南遍地起义。

    整个大明,已经走向末路。

    很扯淡的是,朝廷至今财政都还宽裕,有足够的银子派兵平叛。

    重光皇帝提拔知兵文官,令其挂印出征,用两年时间平定了西北和河南。接着,又用三年时间,平定贵州和云南,终于把国库给消耗干净。

    东北又乱起来!

    这次是东北的武将,不堪忍受文官侮辱,也不愿伺候该死的太监。他们参与过河南平乱,立下大功却被克扣赏银,还得给太监、文官上贡才能兑现军功。士卒们死伤惨重,得不到赏赐就开始闹,武将们干脆顺势就反了。

    这种现象很有意思,如果王渊不改革军制,武将们是肯定不会造反的,因为他们属于既得利益者。

    但武将变成流职,没有自己的根据地,只能靠贪墨军饷捞钱。被文官和太监层层克扣,他们也没剩几个了,过些年还得异地调任,这武将当着有什么意思?

    东北武将之间,迅速打成一锅粥,一部分造反自立,一部分忠于朝廷。

    忠于朝廷的还更多,按理来说,可以迅速平叛。但他们就是平不掉,不断报捷邀赏,请求朝廷拨给经费,完全把叛乱将领当成任务怪反复刷。

    前后打了好几年,东北的叛乱依旧未平,反而是重光皇帝先被熬死,总算没有沦落为末代君主。

    公元1695年,平宁皇帝登基。

    小皇帝一个,太后听政,内阁揽权。

    江西爆发民乱,朝廷无力镇压,很快蔓延到贵州和云南,接着四川和湖广也出现零星起义。

    朝廷没钱,不加征商税,也不向大地主开刀,居然找平民加派“剿饷”,已经废除百余年的人头税又回来了。这条政令离开,瞬间为朝廷回血几百万两银子,后果是山西、陕西、河南民乱四起。

    官兵彻底没了办法,朝廷勒令地方士绅,自费组建“义军”,自己平息本地民乱。

    这招实在牛逼,本来是农民起义,瞬间变成地方割据。

    而士绅望族和豪商大贾,依旧还不知收敛,仿佛遍地叛乱跟他们无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