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放过在下 九十六章 兄妹对姐弟

    作者:无笔画行书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0-02-29 20:04:45

    月光明亮,却透不过茂密的树林。

    无尽的森林中,两个瘦小的身影在奋力的跑着。林间灌木丛生的枝条,像是一支支不怀好意挽留二人的手,在两个小娃娃的身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一根枯枝,横在地上,女孩看不清,一下子被绊倒在地。小男孩见状,赶忙上前扶起小女孩。

    “小妹,快起来。”

    “哥,我跑不动了。”小女孩泪痕难免,带着结痂的伤口,凄惨异常。

    “不行,乖,跟着哥哥,咱们要再跑远一点。”小男孩轻声安慰道。

    “呜~呜呜~哥,我真的跑不动了,你自己跑吧。”小姑娘看着自己的哥哥,委屈的哭出声来,豆大的泪珠不停地落下。

    小男孩看着满身伤痕的妹妹,心疼不已,可他自己也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同样害怕,同样没有了力气。

    小男孩强忍着,憋出一个笑,安慰着说道“小妹乖,哥不会丢下你的,咱们要一起回家。”

    可男孩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同样不停地流着泪。

    小男孩转过身蹲下,扭头看着妹妹。

    “来,哥背你,上来。”

    小姑娘看着哥哥,抽泣了几声,趴到了男孩的背上。

    此刻的男孩,双腿已是像灌了铅水一般。小姑娘压在背上,更是让他难以承受。可妹妹的手环着他脖子的时候,却又是让他心安。

    男孩咬着嘴唇,艰难的站起身,迈着沉重的步子,小跑前进。

    农家的娃娃,皮实,有些力气,可也只是个娃娃,小姑娘疲惫不堪,趴在哥哥的背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男孩没跑出半里地,就再无力气,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提起的腿。小跑变成了慢走,步履蹒跚,一步一步,朝着不知道会去哪儿的前方走着。

    “扑通!”

    终于,体力不支,男孩还是倒在了地上。

    “哥,哥,你怎么了?”小姑娘一惊,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哥哥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没事小妹,哥也走不动了,歇一下。”男孩扯着嘴笑道。

    小姑娘看着自己的哥哥,不知所措,不停的抽泣。

    “小妹,有力气了没?”

    “嗯,有,哥,我背你走。”小姑娘说着,抬起男孩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想将后者挪到自己的背上。

    小男孩摇了摇头,用力抽出自己的手,撑着地,爬起身。

    “哥不用你背。”看着小姑娘满是伤痕的脸,小男孩又自责,又委屈。抬起手,指了指南边,说道“小妹,咱们分开,你往那儿跑。哥继续往前走,等跑出去了,就到留夏国,长林村找我,记住没。”

    小姑娘听着哥哥的话,咬着嘴唇,不敢哭出声,拼命的摇头“不要,哥,我们一起走。”

    “不行,哥要歇一会,你不能等我,听话,留夏国长林村,记住没,那是咱们的家。不要忘了。”

    “不要,我不要。呜~我不要跟哥分开。呜~”

    “咱们两个一起跑不掉的。”小男孩说道“爹说过,真被老虎盯上,就要分开,最少能活一个呢。听话,你往那边跑,哥还往前。放心,哥歇一会之后,跑得快,那个坏人要追我也追不上。”

    小姑娘泣不成声,只顾摇头。他们的爹也跟他们说过,被老虎追,分开之后一定不要沿着之前的路走,畜生不会拐弯,一直跑下去,肯定要被吃掉。

    “再不听话哥不要你了!”小男孩怒斥道。

    果然吓住了小姑娘。

    “快走,再不走哥就打你。快走!”

    “哥,我不走。”小姑娘委屈的说道。

    男孩看着妹妹,心疼不已。却还是抓起身边的木棍,对着从来不舍得打骂的妹妹打了下去。

    “呜~不打,不打。”小姑娘哭着说。

    “走!你走不走,不走我还打!”

    “呜~走,我走。”小姑娘害怕,站起身,看着哥哥,一点点往后挪着步子。

    “快走!”小男孩凶着,又举起棍子,作势要打。

    小姑娘看着哥哥,咬着嘴唇,停下哭泣,小手擦去糊住眼睛泪水,认认真真的看了看他。扭过身,向南边跑去。

    注视着妹妹跑远的身影,小男孩终于忍不住,再度哭出声来。

    “哇~哇~”哭了几声,站起身来,看着前方。小男孩知道,他还要往前跑,不跑,妹妹还是要被抓住。

    “不拼尽最后一口气活,那就该死!”

    一抹泪水,男孩拖着沉重的腿,向前艰难走去。

    密林上空,血袍男子已是飞身追来。似乎刻意照顾着身后的杨天辰,他没有太快。

    “来吧,让你死的痛快就算我修为不济!”

    飞至一处上空,血袍男子不由停下身。

    “分开了?呵呵,小娃娃不傻,也傻。不碍事,多玩一会儿罢了。”说罢,继续向东追去。没飞出百丈,血袍男子又莫名笑了起来“呵呵,有意思。”

    杨天辰知道这魔修有意等他,便刻意控制速度,不快不慢,不耗精力。

    行至一处,杨天辰骤然停下脚步,看向身前的地上,被人拨开树叶,留出一块小空地。

    仔细看去,豁然歪七扭八写着几个错字“酒麦麦”

    一个箭头指向南边。

    杨天辰楞在当场,不明觉厉的冒出几分怒气。

    为何要分开?为何非给他选择?为何非给他有取舍的机会?

    看向前方,小男孩逃跑的方向,血袍男子已是追了上去,只怕不出一炷香,就能追上。

    去吗?既然决心追来,就是为了救人,已是违背理智,选择了可能再与紫府武者死斗。

    然而现在,两个分开的孩子,又再度给了他选择。

    无需死斗,去救小女孩,以他的手段,很大可能能救下一个,但那男孩必死无疑,只怕还需受尽痛苦。

    救那愿意为了妹妹活命,牺牲自己的男孩。死斗在所难免,一着不慎,极有可能谁也救不下,还搭上自己的性命。

    杨天辰陷入两难,似乎道理在告诉他,男孩品行优异,不该死,可理智却在一旁不断劝导,行该行之事。

    时间不会等人,杨天辰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偏偏今天,反复犹豫了三次。

    自嘲一笑。

    “当年若我与姐姐是这般境况,我会不会做同样的事?应该是都会这么做吧,可最后会怎样?呵呵,人心就是这样,善良,可爱。”杨天辰看了看东方“放心,你们两个,都不能死!”

    说罢,杨天辰转身,跑向南方“小姑娘,别让我失望!”

    最后一道蓝色火光似乎受到感应,顺理成章的流进杨天辰体内,三色火焰化而为一,静处其中,似乎在等待。

    血袍男子飞在树林之上,已然看见了那个拖着步子蹒跚前行的少年。

    不再跟着他,反倒去向南方的杨天辰,他略有犹豫。

    “罢了,你这伪君子命好,两个小娃娃给你机会,本仙也就不去做冒险的事。”血袍男子笑道“呵呵,正义?这下我看你还如何心安理得的安慰自己。”

    说完,血袍男子飞身而下,到了男孩的面前。

    男孩大惊,一屁股坐在地上,像是见到了最可怕的东西,脸色瞬间煞白,身子也不停地颤抖。

    血袍男子见状,不由笑道“怕什么呢?你不是就在等着我追来的吗?哈哈哈,怎么,又怕死,后悔了?不怕不怕,你有后悔的机会,本仙很喜欢你,不拿你挖心炼丹,待会可别让我失望啊。”

    小男孩惊恐步子,不住的往后退,嘴里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血袍男子一步步靠近男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放肆,已是伸出寸长的利爪,抓向后者。

    “嗖!”的一声。

    血袍男子邪魅一笑,收回手,挡住了飞来的一个小石子。

    一个满脸伤痕的女孩浑身颤抖的跑出草丛,眼中噙着泪,就是不肯往下掉。直挺挺的站着,好显示出自己一点也不害怕,手中还抓着一把沿路捡来的石子。

    小姑娘举起手,朝着血袍男子用力丢出一颗石头,口中大喊“坏人,不许你碰我哥!”

    血袍男子看向小姑娘,抬起手作要抓过来的样子,“哇!”的大喊一声。

    小姑娘被这骇人模样一吓,双腿不由一软,一个没站稳,摔倒外地,手中的武器也被吓的散落一地,忍着的泪水也决堤般流了下来。

    可下一刻,小姑娘却鼓起勇气,抓起身边的一颗石子,再度站起身。尽管如此,颤抖的双腿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哈哈哈哈,有意思啊,真有意思。”血袍男子哈哈大笑,都快笑出泪来,看了看还没站起身的男孩,又看了看故作坚强的小姑娘,摇了摇头“这可难办了啊,本来我是不喜欢你的,现在嘛,本仙又改主意了。”

    血袍男子摸了摸下巴,似在思考。

    “两个小娃娃,都不想死吧?我有个主意,你们好好想想。”血袍男子戏谑的看了看二人,邪魅的笑着,接着说道“都活是不可能的,你们两个呢,只能活一个,本仙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兄妹俩感情深,应该好商量。”

    说着,血袍男子从藏界物中取出一把小匕首,扔在二人中间,说道“你们俩啊,比试比试,谁能……”

    “嗖!”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传出,直射血袍男子而来。后者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不由皱起眉头,伸手一挡,抓住飞来的石子,轻易捏碎。

    “呼~”杨天辰自小姑娘身后走出,长出一口气“还好没来迟,差点让你放出那句屁!”

    血袍男子看到杨天辰的出现,似乎颇为意外,愣了愣神,转而又笑道“呵呵,小子,真没想到你居然会跟过来,这小娃娃可是给了你机会啊,怎么?为什么又会做这种傻事?”

    杨天辰走到小姑娘身后,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好让这颤抖不住的女孩心中安定些许,又看向血袍男子,笑着反问道“看样子,你是觉得我会发现小姑娘跟上她哥之后,认为算是仁至义尽,救不得,就心安理得的离开。”

    “哦?不应该吗?”血袍男子说道“可救之人当救,自己寻死之人放任自流,很符合你们这些正道的行事风格啊,你不也说过,不想着活,就该死。”

    “呵呵,小爷的想法,岂是你能看懂的?”杨天辰笑道“两个小娃娃,一个都没让我失望,我怎么会让他们来面对那种痛苦绝境?”

    血袍男子闻言,摇了摇头“唉~到头来,不想活着的,还是你啊!也罢,来了更好,一个人看戏多没意思,我正想着让好戏上演,你就跑来搅局,怕看不到个始末吧,不急,我重来,也让你大饱眼福。”

    “你觉得我来了,你还有这个机会?”

    “口气不小,我不会让你好死,之前就说过,折断你手脚,撕去你的眼皮,这戏,你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说罢,血袍男子仅剩的一足,踏地而起,飞身冲向杨天辰。

    后者神色一凛,立刻闪身,尽量远离那对兄妹。

    感受到身后一阵炙热,杨天辰头也不回,反手握住百斩,挡在身后。

    缠绕着森绿色火焰的五爪迅猛落下,瞬间划开杨天辰的衣衫。好在百斩坚硬,利爪虽是毫不留情的,却也没留下过深的伤口。

    杨天辰吃痛,借力退开。

    血袍男子见状,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当即追身而上。杨天辰神色一凛,右手换左手,反手便是一刀砍下。

    天威不会耗费灵气,且有威慑人心的妙用,杨天辰也不会舍不得,与老天爷借的东西,不用白不用。

    刀身划过,迎着零星透下来的月光,异常妖艳。

    不是那玄妙武学的气势,血袍男子看得清澈,心中未有多少忌惮。一刀砍出,落在他眼中,虽是不慢,可又能有多么诡异呢?

    “擒住这把宝刀,不给这邪门的小子再使出那武学的机会!”血袍男子想着,当即划开一步,五指成抓,就欲抓住百斩。

    杨天辰目光一撇,自然看出他的动作,心中不由一冷。百斩不可被他夺去,一旦失手,只怕更难有活命的机会。

    杨天辰当机立断,奋然扭身,身形出现出一种怪异的姿态,一拳朝着后者打出,同时抽回百斩。

    血袍男子冷冷一笑。

    “想跑?”

    微微侧头,轻松躲过杨天辰的拳头,无惧百斩的刀锋,手爪一把抓下。

    “嘶!”只见手掌刚碰上百斩,那人一阵吃痛,猛然缩回手,一脚踹出,同时身形一弓弹射离开。

    杨天辰举刀挡在胸前,抗住这瘸子的一脚。

    两人短暂交手,迅速分开。

    杨天辰稳住身形,看向血袍男子,只见后者握着右手,神色痛苦,手掌也不住颤抖。仔细看去,猛然发觉他手中若隐若现,竟是同样出现细密的青白痕迹。

    “难道是天威的气势能伤到他?”杨天辰眉头紧锁。

    反观后者,五官揪在一起,似乎颇为疼痛。看向手心,还好收手快,没有出现伤口,体内气息也没再出现那样的紊乱。可掌心的青白痕迹却依旧让他疼到骨子里。

    男子十分忌惮的看向杨天辰,神色难看。

    “不是武学,是那刀的缘故?莫非是佛家圣器,震慑魔修?不会!没有这种感受,方才击伤他的后背,同样碰到了那把刀,毫无异常,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天辰目光盯着血袍男子,心中有了些许思量。

    “不好受吧。”杨天辰翘了翘嘴角说道“我说过,你没这本事杀我,那两个孩子你也抢不走!说实话,我无心与你死斗,不如你就此离开,如何?咱们谁也不冒险!”

    血袍男子闻言,面色阴沉。

    “哼!虽然不知道是为何,但是本仙也不是你一个皮肉境的小子三言两语就能吓走的!刀很诡异是吧,近不了身你又能如何?”说罢,只见他周身绿火大起,片刻便将其包裹,炽热异常“小子,本仙单以神通,都可取你性命!说了折断你的手脚,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见状,杨天辰心中暗自叫苦,还是要吃境界的亏。身距数丈,杨天辰都被那炙热火焰烤的皮肉生疼。

    “切!缩头乌龟!”杨天辰愤愤不平的怒骂一声,脑海之中不断想着对策。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