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看书吧
  • 桌面快捷
  • 设为首页
  •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顾祁昼坐在单人沙发上,双腿优雅交叠,随意的玩弄着左手手腕上名贵手表,低垂着眼眸。

    客厅并未开灯,落地窗外的花园的路灯折射进来,勉强照亮方寸之地。

    顾祁昼半个身体都隐没在黑暗里,气场冷漠而犀利。

    像黑暗恶魔一般。

    周围佣人不敢靠近,不敢吭声。

    因为气场太可怕。

    “梁星。”

    他突然开口,将拆下来的手表又戴了回去,整个安静的客厅只有表带的细微声音,在敲打现场佣人所有的神经。

    “阿昼。”梁星喊了一遍,下意识上前。

    顾祁昼却停了动作,猛的一抬眸,“别过来。”

    梁星止住脚步。

    顾祁昼:“回房。”

    “我想抱你!”梁星说。

    当年,她因为顾虑性单恋而不敢表达真心。

    现在一切真相大白,梁星只想用真相去拥抱顾祁昼,其他的一切,全都见鬼去吧。

    “顾祁昼,我要抱。”

    梁星张开手。

    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却并没有动作。

    落地窗外的灯只照到顾祁昼手以下的位子,梁星不太能看清楚他的表情。

    顾祁昼:“先回房,我生完气再抱你。”

    他声调很冷。

    “我今天是演戏的,就想跟你撒娇,你抱抱我好吗?”梁星腔调很委屈,“我想你。”

    最后三个字,非常轻。

    就这么一句话,明显让沙发上的男人身上那冷的刺骨的气场,瞬间削弱下去。

    梁星盯着他,“请问顾先生,你生完气了吗?”

    此话一落,坐在沙发上的顾祁昼直接起身,“生完了。”

    说完,他便径直朝梁星走来。

    在看着顾祁昼走来时,梁星心跳在疯狂加速,疯狂渴望他的怀抱,他的温度。

    可,她带着一片炙热赤诚的心,被顾祁昼拉入怀里时,脸上的笑容,却瞬间坚硬。

    在顾祁昼将她拉入怀里那一刻,她就感觉到,不一样。

    不是记忆中,那种温暖,被珍视的拥抱。

    这个拥抱,冰冷而机械。

    这个人不是顾祁昼。

    梁星低垂眼眸,看着手腕上的计时器。

    还剩下9小时30分钟。

    在看到这个时间那一刻,梁星会感觉自己瞬间清醒过来。

    无的那些话,又一次浮现在脑中。

    小心顾祁昼!

    那只是自己的念想,只是心里对大学这件事有遗憾,不是真的!

    顾祁昼在现实世界等她!

    梁星内心一遍遍的叫嚣,突然疯了一样,将抱住自己的顾祁昼……不是,这只是自己幻觉。

    面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念想。

    梁星一步步往后退。

    “你推开我?”面前的男人突然发问。

    梁星一抬头,就看到令自己那张非常熟悉的脸,很挑战她的理智。

    “你不是顾祁昼,你只是我的念想,只是我的执念。”

    梁星尽量让自己冷静的念出这些话。

    可面前的人,突然狰狞了起来,手中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把刀。

    那刀刃的反光刺的梁星眼睛疼。

    “你不是要杀我吗,给你刀。”

    他突然扣住梁星的手腕,将刀塞到梁星的手里。

    在触碰刀柄的那一刻,梁星好不容易回归的理智,彻底崩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